不一样的杨羽

不一样的杨羽

杨羽  聂传安


开学刚两天吧,就在办公台上发现一张便利帖,上用整齐有力的字写着数行字,大意是说自己文言文还有不足,希望老师能指点。落款“杨羽”。新老师刚“上任”便有这般操作,足见这孩子有胆量,也有焦虑。后来从班主任那儿得知这孩子成绩出色而稳定,数次大考一直在年级前三,于是就加深了印象。上课时这孩子坐得端正,两眼放着光,目不转睛地盯着老师,脸上的表情能随着老师讲课内容而不断变化,时而沉思,时而解颐,显得非常专注。听其他老师讲,看到她听课的样子,就会提醒自己:要认真上课,要对得起这孩子的认真听课。我深以为然。

不一样的杨羽

看过她多篇文章,基本功非常好。她常能于人不能发现处发现东西,能于人不能写处写出东西。也许是多年形成的教养让她的性格有所内敛,于是她文章里的情感时有收束,显得刻意节制而不是很奔放,但字里行间里依然能读出她的灵气与顽皮。自律与顽皮融为一体,理智与情感相互映照,让这孩子显得出类拔萃。

不一样的杨羽

上周她的两篇周记都写得很有特色,录之如下。

其一

高大的樟树下,卧着一家小店。门外高挂串串南瓜似的大红灯笼,金黄的穗子在暖风中波浪般舞动着。跨入门槛,悬空各式剪纸、吊坠和吉祥物融成一片流动的红。店内摆设着零碎玩意,几支毛笔安静地竖在瓷瓶中,油画毛刷慵懒地躺在货架上。一只招财猫侧身凝望门外,手臂上下规律地摇动。安详,悠然,怀旧。

店主年近六旬,手持竹扇,安然躺在竹藤椅上消磨旧时光。老伴驾一台电动,前去取因台风延误摆上的手工八角灯笼。门外的一条老街曾是惠州最繁华一带,随着时间的沉淀,昔日的繁华不在,市井气息沉淀,有种迟暮的淡恬与安祥。暖风徐来,门外晾着的被匹如春水般泛起波澜,街上不时掠过几架电动车,对面的吆喝声时隐时现。

静,唯有竹扇撩起清风翻页……

对于中学生而言,写动容易写静难。而杨羽以油画般的画笔,以写实的姿态写出老街的沉静与安详,让人不由产生阵阵思绪,勾起遥远的回忆。

不一样的杨羽

其二

雪白轻盈的纸,黑色的细线,编织出规律的图案。黑白两色,单一分明,清晰规整。纸上画的均是中国地图。

地理课。

课前,课本加清一色的白色描图纸,四下无声,唯有纸张抖动时清脆的声响。

上课铃响,那个身影准时出现。清爽的短发,标配的黑框眼镜,娇小的身材却有“两米的气场”和无形的压迫感。

“将中国所有省级行政区和简称标上。”懿旨下,借着合书挤出的一点时间,生死时速般把知识点强行往脑里塞。书页亲密接触的一刹那,掀起一片小风,本就纷乱的记忆被吹得一片空白。四周寂静,清晰地听到了大脑停机的声音。苦作一番挣扎后,无奈地看着手上那只“肤白”大公鸡,拔笔四顾心茫然。只好偷偷侧头用余光看着老师的脸色从明媚至阴雨。

班级小测的成绩差出了新高度。老师颁旨——中午在教室用“美术”体会中国的辽阔疆域。简称:留堂,重测。

顿时哀鸿遍野。

举起那画得发软的手,骄傲地说:“我们的美术是地理老师教的!”

这是一则速写,写地理老师让学生描摹中国地图的过程,言简而传神,师生之形象毕现。

不一样的杨羽

两篇文章,两种风格。细致描写与近似于白描用起来得心应手。前者显铺陈功力,后者见裁剪功夫。

期待着这孩子能更加出色!

2021-04-05 原文

不一样的杨羽的相关文章

杨羽的耳聪与目明

文:杨羽  聂传安 同样的路,同样的街,同样的行人,同样的空气,同样的味道,同样的鸣笛-- 我们仿佛都处在同一个世界,听着相同的声音,闻着相同味道,感受着相同的冷暖-- 其实并不.有的人的确比我们眼更 ...

“凶残”的杨羽

文:杨雅淇  聂传安 这个题目有标题党之嫌,故意以耸人听闻之语来吸引读者眼球,因为说别的任何人"凶残"似乎都可以,但说三班的杨羽"凶残",打死所有的人也不会相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