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一把,随徐霞客游吉安(花袭君)

穿越一把,

随徐霞客游吉安

★庐陵裁纸

穿越一把,随徐霞客游吉安(花袭君)

霞恋青山,水爱做客。

霞客者,徐霞客也。笔者是霞粉,仰其以铁脚笔翼抵达“诗与远方”,今斗胆穿越一把,追随他探访一番崇祯九年的吉安风物。

383年矣,2019年的吉安市,离崇祯九年(1636年)的吉安府。彼时吉安面目到底如何,留下的纪实文字不多。庐陵山水多贵客,霞客来了,其珍稀文字,为我家乡的山水、城郭、人物立此存照。

“徐霞客千古奇人,《游记》千古奇书。”(钱谦益)霞客之“关键词”,我爱不释手每欲分享:徐霞客(1587—1641),名弘祖,号霞客,江阴人。明末地理学家、旅行家、文学家。其30多年考察撰成260多万字(遗失200多万字)的《徐霞客游记》,既是地理名著,又是旅游巨篇,还是文学佳构,具世界影响。“中国旅游日”源自该游记开篇之日——5月19日。

霞客乃富家子弟,祖上皆读书人,父亲不当官爱山水。世人读书做官,霞客不走科举入仕之途;江南富庶之地,他也不走经营产业之路。喜读书,遇奇书没带钱则脱衣而换。少有“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大志,将家中田产用在最有意义之处。十九岁时父去世,母年迈,不忍成行。母亲“勤勉达观”。“弘祖之奇,孺人成之”,母亲嘱霞客放心远游。

1608年,22岁的霞客头戴老母缝的“远游冠”出门,探险足迹遍及大半神州,几次差点丧命。跋涉一天,无论多么疲劳,无论宿街头住破庙,日必有记。1637年,霞客至丽江,几十年跋涉风雨,终至足疾不能行,坚持编写《游记》。1640年,病况愈甚,云南官船送其回江阴。次年正月,56岁的霞客病逝在出发地——家里。痛哉,未活到应有寿命;喜也,活出了生命长度。

崇祯九年十二月初二(农历,下同),霞客之船进吉安城,这年他51岁。“五十而知天命”,古时50岁就是老年了,多是儿孙绕膝、颐养天年。霞客却:“余久拟西游,迁延二载,老病将至,必难再迟。”从51岁到55岁,他做了一生最后一次也是行程最长的一次壮烈探险,人称“万里遐征”。

风雨交加,大过年的,忍着腿痛,满头白发顶着雪花,世界级地理学家的脚步和眼光,丈量明末的吉安城。从崇祯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永丰宿”记起,至次年正月初十到赣湘分界处的界头岭离开永新,次日入湖南止,63万字的《徐霞客游记》吉安有13000多字,游历近月半,盘桓吉安城十多天,吉安风物有何魅力?

崇祯九年,这年的前三年日本颁布“锁国令”,这年的后四年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开始,这年,“大清”建国誓取朱氏而代之,李自成、张献忠乱扫中国,帝国内忧外患即将油尽灯枯。八年后,闯王进京,崇祯上吊,大明亡也。

崇祯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乐安县的晚霞里,远远看到寒风中花白胡须的霞客往吉安方向走来,衣着简朴、面容清瘦,眼神如炬。我忙礼迎上去:“庐陵裁纸,恭候大师。”霞客拱手而笑:“劳驾远迎。我们从常山县来,所经县城无不通船,只有金溪、乐安,通船的水流都在城外四五十里的地方,有所不便。”乐安西南接永丰。彼时无汽车、飞机,出行徒步、骑马皆累,主要靠船。这个常山在浙西钱塘江源头,而“常山赵子龙”的常山在河北正定县。霞客后面跟着两个风尘仆仆之人:僧人静闻、仆人顾行。

寻一处茅店歇息。霞客说,今年九月十九日,他与几个朋友在江阴家里痛饮半夜,趁醉放舟,与静闻禅师,还有顾行、王二两个仆人,西游而来。静闻是江阴迎福寺法师,二十余年来刺血抄下八万多字的《法华经》,想亲自供奉在佛陀弟子、禅宗初祖摩诃迦叶的入定之处——云南大理鸡足山迦叶道场,听说霞客西征,当即相约同行。他们一僧一俗本有渊源——静闻的师父莲舟法师,曾与霞客游过雁荡山。

静闻告诉我,出门不久,仆人王二因吃不了远足之苦逃走了。我想:仆人跟着霞客本质上是打工吃饭,也因为仅仅是为个饭碗,没有“诗与远方”,远征的苦自然吃不了只好逃之夭夭。这事反过来说明了读书人、富家子弟出身的霞客为何不惧探险的艰辛。同理,吃素的静闻禅师,身体不是很棒,一些陡峭山峰霞客能爬上去他却爬不上去,但他的西征坚持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是因为有“梦”。

霞客后来来信说,千辛万苦到了鸡足山,仆人顾行偷了他的钱物也逃走了,他再次受到物质和精神的打击。此前,同行的静闻禅师在南宁病故了。《徐霞客游记●滇游日记十三》载:“离乡三载,一主一仆,形影相依,一旦弃余万里之外,何其忍也。”顾行之逃,与王二之逃的深刻原因相同。

明末的江南还有蓄奴制度,家奴立有卖身契,主人可任意处罚、关、杀。对偷走钱物的家奴,霞客没有追赶、报案。顾奴后来回到江阴家里,直到霞客逝世,作为主人的徐家也未过问此事——可以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呀——霞客待人宽厚于此可见一斑。

《徐霞客游记》的读者知道,霞客此次长征,行色豪壮,主要走水路,取“东迂之道”:离江阴,经苏州,到上海,进杭州,入富阳(这时仆人王二逃走),出浙西,一路由常山、上饶、南城到吉安,登武功山,翻过罗霄山脉进湖南,衡阳、桂林、南宁、贵阳、昆明、大理,一路西行。其中,从上海经吉安到湖南的线路,300年后,钱钟书的小说《围城》里的一帮抗战退进内陆的上海土洋教授,也是走这条路线——钱钟书读了《徐霞客游记》吧?

一帆碧浪,两岸青山。迎接到霞客的次日(二十七日),我坐霞客的帆船从乌江顺流西行三十里,住丰陂村,入永丰地界几十里了。

二十八日,船过将军村,进住永丰县城。恩江穿城而过,鱼多。晚餐永丰霉鱼,味厚而辣。“哥伦布在美洲发现的辣椒,这么快就流行庐陵了?”霞客笑问。“山中湿寒,辣椒有劲。”店家笑答。听说欧阳修老家沙溪在南边好几十里,又没水路,霞客伸长脖子南望半天。

二十九日,从永丰县城开船,四十里就到吉水县界。江面渐宽,船速加快,二十五里就到吉水的乌江。又扬帆十里,天色已晚,住下黄家村。村店冬酒不亚于花雕,霞客吩咐买了两坛搬到船上。旅次苦寒,酒可添劲。“此地离吉水县城不到30里,吉安城就在吉水县城南边不远。”我钻进船舱,对裹着被卧看书的霞客说。四天来紧走慢赶,大家没上岸去哪里远看。

三十日清早扬帆,二十里就到凤凰桥。溪右山崖有个凤眼石,溪左是熊概右御史住过的地方。又行五里抵官材石(后来叫“石棺材”),溪左岸一座山崖石嶙峋,叫仙女排驾山。霞客饶有兴致地看着、记着。随后到得吉水县城,我们先绕着县城的东、南、西、北门看看,永丰来的恩江在此与赣水汇合,环绕县城三面,赣水只经过北门。

这日,霞客登上吉水县城东面的东山(仁山)。但见太平山在其内侧,靠近城的地方有龙华寺,在山坞中央。寺很古老正在修缮,里面有邹南皋(元彪)先生的祠堂。佛殿前面东侧有块碑,碑文韩熙载撰、徐镶书,共八行。吉水县西面为天马山,恩、赣两江夹之。北面为玉筒山是峡江地界,乃赣江所经之处。南面为巽峰,尖峭独耸,是吉水县的文笔峰,后来叫文峰。

次日是十二月初一,夜雨不停。清晨,霞客冒雨进城去探访“张侯后裔”。有叫张君重、张伯起的父子,住吉水城南门内,听说大名鼎鼎的霞客来了,昨晚托顾仆传话霞客,说他家与张侯是同宗,想见霞客。大概张君重家几代参加科考未中,后来就附会说是张侯家族,其实不是。张君重的曾祖叫张峻,说是嘉靖年间也曾在霞客家乡常州府任过通判,有遗作在他家,张峻曾被附祀于张侯庙,成为二张祠。霞客认为这是附托之言。据考,张侯在吉安府无祠堂,而在江阴县城的祠堂嘉靖时已被毁许久,何来二张祠?张氏父子对霞客说:“张侯后代在西园,离县城南五六十里,也是个人文兴盛之地,族中人口虽多,但秀才也没一个。”霞客感慨不已。我也感慨,霞客为了人家一句话,认真了半天。大雨滂沱船夫久等,我们冒雨回到船上。听说这里三月未雨。霞客带喜雨啊。

回到船上已是上午,老北风吹着帆,我们溯赣江而行。十里,绕到天马山西面。又十里,经桃花岛,东面有两个沙洲,西面山冈绵亘,有座塔。到此雨停日出。

又行十里,船绕到螺子山——吉安府水口第一山,此处离吉安城还有十里。晚上在梅林渡(东岸),此渡是吉安城北最大的渡口,码头宽阔,店铺客栈不少。零星夜雨敲窗。

霞客从乐安南下一个礼拜了,终于可以到吉安府,没想到遇到“打短棍”的。

初二日,黎明即起,刚挂起帆,忽然有只船从吉安方向顺水奔来,船上的人大声叱责,掀开我们的船篷强行索要船只,痛打船夫并把他绑起来。看样子是此地的“罗汉”,借口解送官府银两,需要征借船只,吓唬诈骗船夫。霞客风浪见得多,冷眼相看。我们船上三十个人,看船夫如在虎狼群中挣扎逃命的羊羔。“罗汉”们竟然想将霞客的行李袋搬到其船上,将我们的船驶下南昌。那帮人搬到他们船上去的,都是霞客的铺盖铃串之类,竟然不见金银物品。就是真的解送银两,也没中途上船的理。霞客对那帮人说:“这里离吉安府很近啦,何不一同到府城,再将船给你们。”他们一听更加咆哮,竟然想顺流挟持船只而去。霞客乘船近岸之机,纵身上岸,赶忙找到梅林村的王保长。大家呼喊着追上去,大概这里是大渡口,那帮人怕穿帮才放了船只。“罗汉”们将霞客的行李归还,但船夫的船被洗劫一空。我很不好意思地和稀泥:“风萧萧兮赣水寒,包袱去了会复还。”“吉安'打短棍’的还不算厉害,湖南的厉害。”霞客后来来信告诉我。

一路无语逆行十里, 船上吃完早饭,看到“二水中分白鹭洲”,抵达吉安府了。虽是寒冬,但白鹭洲上碧竹绿木掩映着飞檐翘角的楼阁庙宇。过了洲的西面,船夫想将船泊到城的南关去。霞客早就仰慕白鹭书院,就叫船返回洲的东边,泊在书院下,借住在洲上的净土庵。

我穿越陪同霞客游吉安,发现僧、道对霞客一生的壮游有巨大的帮助:无限风光多在人迹罕至的险峰,。他吃住多是在寺观庙庵,向导往往也是僧人道士,更不用说静闻、莲舟法师们的长途同行了,而精神坚毅信仰坚定的僧、道对霞客思想的影响更重要。

这天细雨菲菲,净土庵中稍做安顿,霞客立马过江上岸进城。一眼望去:北面城墙围住的城中(府、县衙门),规模不小,府学、院试、参军署、守备营、城隍庙等应有尽有。年底天寒,城中寂静。

一走出城的南门,就见一条大街濒临赣江,前店后坊熙熙攘攘,客栈酒旗迎风飘飘,直往西连着神冈山,一眼望不到头。霞客高兴地对我们说:十里街市,不比苏州逊色,果然是“江南望郡”气象。

初三,夜半大雨。早餐后,霞客想好好逛一遍庐陵的“十里街市”,便由南关往西向神冈山走去。可惜细雨泥路,半天走走停停,只好打道回府白鹭洲。

这天白鹭洲书院中由知府主持季末考试,霞客出书院时童生毕集,返回时已各自散去。吉安知府是霞客的本家徐复生,这场季末考试他没亲自到场,童生们很失望。

初四还是雨,霞客忍不住撑伞进城。出城,看到一杏黄酒旗,上有“堆花”两个黄庭坚体大字——是个酒家。我做东,请霞客喝一杯。掌柜上酒。“为何叫堆花酒?”霞客问。“传说,当年,我郡才子文天祥求学白鹭洲书院,信步县前街酒家小酌,看见当地谷烧一倒进酒杯,酒花叠起醇香满店经久不息,脱口而说:层层堆花,真乃好酒!宋宝祐四年天祥中状元,德祐二年拜相,乡人喜赠谷烧给天祥。入朝,皇帝御宴,喝天祥进献的谷烧酒,赞曰:层层堆花、玉液冰清,煞是好酒!这样,几百年来庐陵谷烧被称为堆花酒。”掌柜的一一道来。

“天祥,大忠!”霞客浮一大白。这顿酒他喝得很嗨,永新狗肉,驱寒高手,不太吃辣椒的他吃得满头大汗。霞客回到白鹭洲,乘酒兴逛着,自言自语:“白鹭洲,庐陵文脉也。”

初五,上午霞客进城访客,我没陪同。下午霞客由西门出城,吃惊西门外的街市(九曲巷、孔家湾一带)也非常繁盛。逛到南门,霞客想从南门大街上神冈山,时间来不及了。霞客发现吉安城的水酒挺有味,做起来快,就吩咐人买来酒曲自己做。

天气越来越冷,初六终于大雪飞扬,霞客无奈地躺在白鹭洲,翻着书院借来的书。

初七,霞客百无聊赖继续卧雪白鹭洲。下午放晴,霞客立马进城。从东门出城到大觉庵,来到梅林渡西岸,天色已晚来不及回螺子山。

至此,霞客进吉安城六天了,皆在府城观游。

穿越一把,随徐霞客游吉安(花袭君)

吉水多进士、多翰林,霞客想探个究竟,就出吉安城十天,主要是寻访吉水三位状元王艮、刘俨、彭教故里看风水。我说:王艮是建文二年(1400)进士第二。传说,殿试策对王艮本是第一,但皇帝嫌其貌丑,将仪表堂堂的吉水胡广点为状元,王艮屈居第二。王艮初闻“靖难”兵起,寝食不安。建文四年,燕王兵马逼近京城,王艮闭门哭泣不已,与妻子诀别,饮鸩而亡。闻此,霞客抚须仰叹。

初八,霞客从白鹭洲顺流到梅林,进大洲,爬天狱山(后来叫天玉山),我们下山十里投宿深谷中的季道人家。初九,出山口到五十都,经过大户人家的施坊,进山到嵩华山西麓虎浮村,拜访萧先生。初十登嵩华山。十一日游洞云庵。

十二日,在萧家吃早餐,上午顺嵩华山往南走五里,到镜坊澎。又往南五里登上分水岭,越过岭头往东下行五里为带源——状元王良故里。霞客驻足良久。从带源沿水流出来八里,到燕山,那里山低岭小,居民姓萧,家家依山筑塘蓄水,霞客对此颇感兴趣。往南走三里,跨过罗源桥,山峦远离,又走五里投宿水北。

十三日,从水北过桥直向南走五里,越过沪溪桥到夏朗,是状元刘俨的老家。我们盘桓一阵,往南走五里,到张家居住的西园(就是十二月初一在吉水张氏父子说的张家西园)住。次日雨雪交加,听说霞客造访,张家的朋友携堆花酒到西园畅饮——最难风雪故人来。

十五日天晴,但寒风刺骨。霞客晚上前往西山。十六日赴宴张氏公祠,次日赴宴五教祠。

十八日,上午从夏朗出来十五里,到富源。富源西边有三个石狮子盘踞在水口。又往西二里到拢头,它是状元彭教的发迹处。打探一番后,又走五里,有“瑞石飞霞”等八景。顺沈溪走三里出“百里贤关”,往西北走十里,投宿罗家埠。

十九日,霞客从罗家埠出来,七天里,游青原寺,回吉安城,攀天华山,登神岗山,二十五日离开吉安城。具体情况是:

当天,黎明出发。走十三里到值夏。往西八里,过孟堂坳,赣江从南浩荡而来。二里便到张家渡,乘小船顺流北下十里,江左岸是永和,曾有大名鼎鼎的吉州窑。它北面江边有条路可直通青原山。霞客让送他的张家人(名其远,是张侯的近支。)随船直接去白鹭洲,霞客则同我们登上江北岸顺山往东北走。

五里,进入两山间。远远地有溪水出山峡。过溪水往南,石山正对门户耸起,清涧环绕,青原寺(净居寺)朝西屹立。方丈本寂热情留饭。此寺禅宗七祖行思住留过,后被书院占用。本寂为恢复寺宇,把书院迁到山外,在寺中构筑高阁,尚未完工。寺后是七祖塔,塔前有棵老黄荆树,就是七祖把誓言刻记在上面的那棵树。初入山时,看到的不过是东西两山间的一个峡谷,从北面山坞转向南进来的地方,也只是觉得流水山石清新奇异,山涧深谷曲折绕旋,待到登上塔院俯瞰,便觉得中间平地开阔齐整,四面山峦聚合。那山坞分为内外两重,内坞宽阔幽静,外坞曲折绵长。外坞移置书院,内坞供奉佛宇,天造地设一般。霞客原以为此种格局由来已久,与本寂一见面,他就说他兴复寺庙,是从丙寅、丁卯年间开始。此寺长久为书院,而邹南皋、郭青螺二老想让寺庙和书院并存,恭迎本寂前来主管内中事务。本寂极力陈说禅寺和书院定然不能并存一地,将书院迁到外坞(后来的“阳明书院”一带),寺院的恢复便如破竹。

寺前碧溪从寺东南深谷而来,汇合在寺前翠屏崖下。翠屏崖山石峭峻,老树悬空缀壁,清流倒映,景色变幻万端。霞客从寺左边顺流而上,山峦夹峙峻峭,蜿蜓往里走十里,抵达黄姑岭。山坞中之田皆青原寺的僧人耕种和所有。山坞入口处是青原寺墓地龙虎两砂,曲折盘错,相距很窄。原先霞客只知道有寺庙,不知道寺后有这么个好山坞,喜从翠屏崖下顺水流攀越山涧走进山坞,但见水碓菜圃,种种景色不像人间景物。呆看许久,红日西下,这才登山翻岭,仍由五笑亭入寺。我们辞别本寂走出青原山,横渡赣江回城,夕阳烟霭笼罩江中沙洲,江流、城池、灯火已分辨不清。夜宿白鹭洲。

二十日,霞客和大家穿城往西北走二里,进白燕山。此山是天华山余支,僧人在山上建盖屋阁时,有白燕来此盘旋,因而叫白燕山。回来时由西门入城,到北门经过黄御史园,园门关闭没有进去。黄御史名叫黄宪卿,因为牵连魏忠贤的事被免官。又往北到田中丞园,田中丞名田仰。园外旧牌坊巍然犹存,它就是文襄周公(周忱,字恂如,谥文襄,吉水县人,永乐二年进士。)的故居,其遗迹还能在此,令人景仰。天色已晚,寒烟四起,坊前凭吊许久,我们走出昌富门,回白鹭洲住下。

二十一日,上面说的张家有个在府衙中当书办的儿子叫启文,买来酒请我们去喝。我们于是和张二巫、静闻从西城外往南过铁佛桥,走八里,登顶神冈山。此山在吉安城南十五里,安福、永新来的两江汇入赣江处。山南原有刘府君庙,刘府君名叫刘竺,陈、梁时以曲江侯的身份任吉安郡守,他保护贤良憎恶奸邪,有许多神奇政绩,去世后成为神,其庙所在的山被尊崇为神冈,宋代时他被追封为利惠王。我们由庙左边转到神冈山东麓,往北顺赣江走十五里,到达吉安府城南的螺川驿。傍晚回到白鹭洲。

二十二日,霞客再次仔细打量白鹭洲:洲头起自府城南关的西面,尾部经过东关,横亘赣江,头低尾高。书院在洲中高处,前有铁铸镇水大犀牛。书院接连建有名臣坊、忠节坊、理学坊。坊内两旁排列着号馆,是生徒们修习学业的处所。吉安九县的县学和府学,共十所,每所六间房子。号馆往里,从桥门进去,正堂叫正学堂,中间的楼叫明德堂。后面的阁高三层,下层列置各位圣贤牌位,中层的匾额写着“天开紫气”,上层的匾额写着“云章阁”。楼阁回环高耸,比起白鹿洞书院来,迥然不同非常壮观。书院创办于宋朝,到本朝世宗时汪知府扩建,规模更大。熹宗时被宦官魏忠贤毁坏,只有楼阁未完全拆除。崇祯初年,林知府尽可能地在原址恢复书院原貌。

二十三日,霞客在知府徐复生的官署中独自喝酒吃饭。我纳闷:大名人霞客在吉安这么久,徐知府和他还有亲戚关系,但他就一餐饭也没陪霞客吃过——不知道是因为明朝的官员薪水太少,还是太忙,或者有“某几项规定”。

二十四日,徐复生的女婿吴基美宴请待我们,堆花酒、安福火腿、万安鱼头、泰和乌鸡、峡江米粉……味道地道。吴是霞客的外甥,他还送了两包薄酥饼给霞客,说是吉安特产,马上过年了。

二十五日,张侯的后裔将两张肖像送入府衙。府衙中,霞客辞别徐知府,徐派轿子送我们到去永新县的船上。霞客马上派人去找静闻,他已前往大觉寺,等他来到时已是傍晚,只好泊船于螺川驿前。

二十六日,霞客依依不舍离开吉安城。船夫去买菜,早餐后从城南出发,到神冈山下,往西驶进禾河。风势很顺,西行二十五里到三江口:一江是从西北安福流来的泸水,一江是从西南永新流来的禾河,两河汇流傍神冈山入赣江。三江口北岸是富裕的卢家洲村。船溯禾河西南行十五里,停泊在横江渡。

真是个“霞山客水”,霞客对山水的喜爱远超城郭。他从吉安城出来,扑进庐陵西部山水,连大年初一都在爬武功山,看得真记得切。

在上苍眼里,地球就是个小小寰球。上苍创造的这个小小寰球无比美丽,魅力无限,在上苍眼里细小若蚂蚁的人类对她爱不释手,用尽吃奶的力,毕生在她身上探索、观赏、赞美……比如李白,比如让李白羡慕的发明了“谢公屐”的谢灵韵,比如李白不知道的徐霞客……

二十七日,霞客黎明启航。行二十里到廖仙岩,有座石崖濒临江流,南面已经是泰和县地界,而北面都是庐陵县境。行十里到永阳,它是庐陵县的一个大集市,位于江北岸。又行十五里往北经过狼湖,它是山坞中的一个村落,不是湖泊。居民姓尹,有上百艘船只,全都以捕鱼为业。又行十五里停泊在止阳(后来叫指阳)渡,有村庄在江的北岸。这天行了六十里,两天共行一百多里,到了去永新县的中途。

原先徐复生因为山溪弯道多,打算用两匹马,雇两个担夫送我们到茶陵州界。霞客在吉安府衙,见天空一直在酝酿着风雪,便想乘船走,于是徐复生找了船只,并请了两个男子帮助驾船。到此处北风刮得很猛,那两人经常下水牵拉或扛抬船只,霞客很同情他们,每每搞赏给他们一些酒钱。下午,浓云渐散天空渐亮,好风力啊!

二十八日黎明,纤索拉船出发,冷极了。行二十里,到敖城,往南折。挂帆航行五里,上黄坝滩。又折往北,便进入两山间的峡谷中。行五里,到枕头石。折向西面,仍挂帆航行,三里后上黄牛滩,十八滩就从此滩开始。黄牛滩往上为纷丝潭,潭水深绿,两边山崖突立夹耸如同门一样,江中石头阻遏水流湍急腾涌。又行七里,上了两个滩,为周原,山谷稍微开阔,有村庄倚山坐落在谷中,居民都以卖柴禾为业。又行五里为画角滩,它是十八滩中最长的。又行五里为坪上,它就是庐陵、永新两县的交界处。两县的分界在坪上的东边,我们的船停泊在坪上的西边。

从十一月二十六日我从乐安县迎接霞客,到十二月二十八日陪同霞客离开庐陵,即将踏上永新地界,这篇节本《霞山客水庐陵风》,主要叙述霞客在庐陵县和吉安府的游历情况。为了让诸位看官明了霞客游历庐陵县和吉安府城的情况之“来龙去脉”,文前记叙了霞客在永丰和吉水的游历情况,文后“链接”了一点霞客离开吉安,结束“江右游”,进入“楚游”后的一点情况。要了解霞客在永新,包括莲花,特别是在武功山的探险情况,请读鄙人足本的《霞山客水庐陵风》。

崇祯十年正月初十,在赣湘分界处的界头岭,我与霞客作别,泪眼模糊,看着中华传统文化养育的巨匠,和一位禅师,翻越武功山,其“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背影,向神州西南深处而去。

以下是据霞客后来给我的来信,我用第二人称摘记的一些霞客游西南时,他们湘江遇盗脱险、静闻抱恨去世的有关简要情况。

崇祯十一年(1638)冬,亲王多尔衮和贝勒岳托率清军分两翼破长城而入,直逼京畿,所过之处烧杀掳掠。西南边陲的云南此时尚未遭受战火,挺安祥。

腊月二十六日,古城大理以北百公里处,佛门圣地鸡足山麓悉檀寺附近,正举行静闻禅师遗骨入葬灵塔的法事。僧众中有一位俗家打扮的老者,衣着简朴、风尘仆仆、面容清瘦、眼神坚毅,他就是徐霞客,目送静闻遗骨被送入灵塔,百感交集。

两年之前的九月十九日,在江阴,霞客与友痛饮至子夜,趁醉与静闻禅师、两个仆人放舟西征,在湘江被劫,静闻为保护经书和霞客的行李身中两刀。他们继续挺进西南,由永州进广西,经桂林、柳州、永淳、直到南宁。

静闻在南宁病世。临终前嘱霞客:“我志不得达,死愿归骨于鸡足山。”霞客携其遗骨继续西行,入贵阳,经安顺、曲靖、昆明,抵达鸡足山。万水千山,霞客终于实现静闻的遗愿,让他长眠在生前向往的佛门圣地。

霞客写有《哭静闻禅侣》诗六首,情真意切,读之令人恻然:“别君已许携君骨,夜夜空山泣杜鹃。”

静闻是怎么死的?

崇祯十年二月十一日夜,霞客一行坐客船顺湘江南下,泊在衡阳新塘站附近。二更,一群盗贼冲上船。霞客忙把钱匣子扔进水里,脱光衣服跳入水中,被邻船水手救起。邻船逃离盗贼,泊在距该地三四里的香炉山下,回望被抢劫之船火光冲天。遇盗的众人也先后来到香炉山下,被盗贼刺了四刀的顾行也来了,而不见静闻。

天渐亮,霞客急着找回钱匣子,却身无片缕,同船者借他衣裤,寒风里沿河岸走回到被抢劫之处,情形凄惨难以描述。

正仓皇之间,霞客听见有人喊他,正是静闻!原来,静闻想到船上有经书和霞客的书箱,没逃命,而是向群盗百般哀求,才救下部分书籍,因此被盗贼砍了两刀。他流着血在河边守着书籍等待霞客,从水里把钱匣子捞出,从被烧的船残骸里抢救出衣物,见到霞客,脱下自己的衣服给霞客,又潜水捞出一只铁锅和湿米,给大家熬粥吃……

六月,霞客一行三人抵达桂林,正是广西雨季。一路奔波,静闻和顾行都病倒。初九日,静闻、顾行“二病俱僵卧不行”,病情严重,但依然强撑病体跟着霞客跋山涉水,一路苦捱,从桂林到南宁。病痛折磨,静闻根本无心欣赏路途美景,此刻,他人生唯一目标就是能够亲自将血抄的《法华经》供奉在鸡足山。如今此梦如此接近却又如此遥远。他的病情不断恶化,到了南宁再也无法前进一步。九月二十四日,静闻孤单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带着心愿未了的遗憾。而前面说了,到达鸡足山后,仆人顾行偷了霞客的钱物也逃走了。

过了三年,崇祯十四年,常年在野外奔波积劳成疾,徐霞客在故乡江阴病逝,享年五十六岁。这时距明朝灭亡只有三年时间。(9500字。2019.1.9.)

穿越一把,随徐霞客游吉安(花袭君)

注:为“鲜活”此文,笔者“穿越”到明末,并将堆花酒、薄酥饼、永丰霉鱼、泰和乌鸡、永新狗肉等庐陵特产植入其中,献给霞客。抱拳!

思想路边上的野花

粥家素描◆ 本名刘英敏,庐陵人,字草莽,号绿林懒汉、半坡居士,笔名庐陵裁纸、江南吟父、花袭君、胡子多、风刘、金根、大诗、粥家等。名联“三千进士冠华夏,一壶堆花醉江南”之作者。首倡吉安建“中华科举博物馆”。

2021-05-18 原文

穿越一把,随徐霞客游吉安(花袭君)的相关文章

河防口鲤鱼背穿越:骑鲤游太虚,绕花寻造化

作者:飞行的书卷

玩家新赛季9连败,退游前花光2810战令币,结果天美邮箱却爆了

曼姐出品,必属优品.大家好,我是人见人爱的小曼姐.对于王者荣耀玩家而言,目前新赛季开启之后,玩家数量明显增多.这一切的主因,都要归结到重塑英雄艾琳身上,毕竟曾经内测绝版之后,很多玩家都求而不得.没想到 ...

【泥雕】穿越时空到宋朝游一游《泥雕-----清明上河图》

泥雕------清明上河图 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的清明上河图为北宋风俗画作品,是一幅5米多长.自右向左横移观赏的长卷:该画卷是北宋画家张择端存世的仅见的一幅精品,属国宝级文物,生动地记录了宋代汴京城内 ...

中国单机游戏的膝盖已不多 10年前被忽略的种子在手游时代逆袭

问:如何每天看到最实用的行业文章? 答:关注[游戏客栈]啊! [游戏客栈原著内容 欢迎注明出处的各种形式转载] 文/游戏客栈 字幕 如果说,手游是玩家心中的朱砂痣,那么单机一定就是那轮白月光.在手游与 ...

徐霞客、孙髯翁、杨慎三人“五一”云南游,行踪泄露~

图源:云南发布 云南作为旅游大省 有着很多让人向往的旖旎风景 也有许多可供给人们选择的旅游方式 文艺小资的丽江大理 异域风情的西双版纳 田园风光的罗平与喀斯特地貌的保山 ...... 你瞧,西南边陲的 ...

中国旅游日|一起读《徐霞客游记》——“游天台山记”

徐霞客游记 徐霞客 游天台山日记 癸丑(公元1613年)之三月晦每月最末一天为晦自宁海出西门.云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态.三十里,至梁隍山.闻此於菟即老虎夹道,月伤数十人,遂止宿. 四月初一日早雨. ...

十二花田 ‖ 北尘 ‖ 那袭旗袍是病根,望处丢魂

一剪梅 她穿旗袍走过~ 那袭旗袍是病根,望处丢魂,过后生津.樱桃小口两弯眉,善哉亲亲,想死人人. 唯愿苍天眷我身,借点年轮,娶进蓬门.甘心侍奉这尊神,上缴微薪,定省晨昏. 她穿旗袍走过~ 水榭亭台柳色 ...

全家人脖子大腿突现红斑,奇痒难耐,竟是因为一把花!

近日,一位市民就采了丁香花拿回家中,结果全家人陆续开始出现不适.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采来丁香放家中 谭女士家住绿色家园小区,非常喜欢花,不仅在家里养了许多盆栽,偶尔还会买一些百合花放在家中,香气扑鼻 ...

一把花椒丢花盆里,不管养啥花,效果太棒了,早点提醒家里人

一把花椒丢花盆里,不管养啥花,效果太棒了,早点提醒家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