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阁

放生阁

放生阁前道古今

陈 贻 涛  

悬崖峭壁上,一堵粉白色的古老砖墙,像一块电影幕布一样垂挂在县城西侧的犁头湾上的山岩上。这就是我记忆中的放生阁。
那是七十年代的夏日,我跟随父亲去夫夷江对面的姑姑家做客。去时虽然天空下着大雨,但江面上还算是平静,没有什么风浪。转来时,夫夷江里已是洪水暴涨,骇浪滔天。要从原来过河的怀远渡码头乘船过河是不可能的了。父亲带着我们从怀远亭往上游走,另去寻找渡船过河。还好,我们在老木材公司上首边的码头上,看到艄公依然在雨中戴着斗笠,披着棕簑衣在船上等着过渡的人。我们急急忙忙往船上爬,艄公等我们坐稳后,竹篙一点,船像离弦的箭似的冲进湍急的河流中。艄公使劲地用双手稳稳地握着橹,让船顺流向对岸冲,渡船最后在"万古堤防"的石崖处靠上了岸。我们心有余悸地爬上岸,靠在石壁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上边就是放生阁,是城里人放生的地方。”父亲指着眼前的一堵红麻石砌的墙基告诉我。我闪着腰,仰望着头,顺着父亲的手指方向往上望。“呀!好陡好高的一堵墙啊!”我尽力伸长颈脖,睁大眼睛往上望,眼光尽头依然见不到那堵白墙的顶。这时,父亲催促着要我们快走了,我没有弄明白“放生”是么咯意思,也没看到放生阁是啥模样,便悻悻地离开了。这就是我印象中的放生阁。

放生阁

后来,我长大参加工作并成家立业了,根本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过问这个与生活,与工作毫无瓜葛的事。直到今天,我退休闲下来没事干,就开始在文字中找乐子。
这几天在朋友圈里,看到师兄晓波兄在寻找楚勇文化对中原文化的影响(《新宁地域文化与中原文明》),也在探究周氏三代四个名人的文化渊源(《千年弦歌——新宁谏议书院钩沉》),最终扯上了理学鼻祖周敦颐的爱莲说的诞生由来(《“爱莲说"诞生之谜》),激起了我的极大的好奇心,我也想个凑热闹来探究一下新宁文化与新宁的兴衰。
今年三月一天,天气还算好,既没有下雨也不见阳光,气温也很宜人,我驱车来到到放生阁,结果走错了一条巷子,停车后,我前后左右顾盼,不见放生阁,只好折身踏进一条古老的油漆大门。

放生阁

大门内是一个古老的四合院。门口左右两侧的木板壁上挂贴了县内外许多知名书法家书写的对联,天井里有几个师傅在用水泥砂浆修补左右厢房中破损的地面,大门对面有条圆拱门,拱门的左右的墙壁上张贴着金城书院简介和周敦颐简介。穿过拱门就是四合院的正房,正房大厅摆上古色古香的木椅子和一个很长很长的条几,好像是讲学布经的地方,左边的厢房是厨房,右边的厢房一头空着,一头是茶座,宽大的茶案四周摆上六把高背椅,泡茶的茶壶,品茶的茶盅一应皆全。再里边是挂着院长室和办公室牌子的两间房子。从厅堂大门出去,便看到放生阁。
放生阁是中西合璧的古建筑,飞檐翘角。放生阁的南边是一堵高挺陡逼的墙,从山崖边长出,垂直而下,一直延伸到夫夷江边。墙上嵌有几个古老的窄木窗。东边也是山墙,中间开着一扇大门,大门紧闭着,北边紧贴着山崖,西边也贴着山崖,乍一看,这放生阁就是从山崖里长出来似的。我再回头看古老的四合院,只见院子的门楣上赫然写着"金城书院”四个涂上绿色油漆的行楷。

放生阁

原来放生阁和金城书院是连在一体的。我曾几次想去寻找金城书院,结果都以不知道它在哪里而放弃。今天,无意中找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心里一阵窃喜,站在放生阁与金城书院之间的空坪上,凝望着对面雾蒙蒙的山峰和从云雾中款款而来的夫夷江,我似乎感觉这山,这水,这放生阁,这金城书院之间有着某种微妙的必然的联系。
泱泱夫夷江从县城西南奔泻而来,一头撞上犁头湾石壁,砰的一声,飞花玉碎,激荡而回,又被浩浩江水逼转而下,一个折身,又撞在下边的石壁上,又一次粉身碎骨,荡漾开去,在对面的沙滩上散去,乖乖地顺着城边汩汩东去。夫夷江一波三折,千百年间的不停地撞击,终于在县城的西边撞出了三湾两壁的印痕。放生阁就在这第二个石壁的山岩旁。
对面的山岭是越城岭余脉,从千里之外的桂林逶迤而下,迭宕起伏。有如一条巨龙,驻足在夫夷江边,摇头摆尾,晃出了一岭三冲(渡潭冲,背巴冲,猫牛垴),气势恢宏,最后归穴于江边,便有“千里来龙到石田”之说。

放生阁

“陈先生,你今天这么悠闲,有空到这里来。”一个似曾熟悉的声音打断我的思绪,我循声看去,一个和我仿佛年龄的精瘦汉子站在我身旁。
“哎呀,伍师傅,好多年没见面了。”我高兴地迎上去,握手,寒喧。
“我也退休了,闲着无事,书院就请我在这儿帮着招呼。”伍师傅自我介绍着。
“哦?这放生阁可以进去么?”我问。
“可以去,我帮你打开门。”于是,伍师傅陪我踏进了放生阁的大门。
放生阁有四进。进门的右手边是建在山崖上殿堂,什么玉皇殿,观音殿,财神殿,斋房,下边低处便是平地,是天井。进门的左手边也有四间,是牌位殿,是供天地君亲师及有史以来新宁的名人牌位,还有祈祷殿,放生殿。

放生阁

“这里其实是过去县里的民族宗教服务中心,什么儒教道教理学佛教都在这儿布经讲学,民国时期县参议设会于此,徐君虎在这里宣布新宁和平解放。靠西边山崖处的茶殿是过去社会名流贤达会客聚友的场所,政事商事一般都在这儿完成。从西边小门下去,便是放生亭。”伍师傅陪我走了一圈,如数家珍般地向我介绍着放生阁古世今生。
放生阁原名叫狮尊阁,因这石岩像尊躺卧的狮子而名。明朝重修狮尊阁,在挖地基时在山崖处挖出一块“放生”二字的石碑,便改名为放生阁。
我听了伍师傅介绍后就问:“金城书院怎么在这儿?按县志记载应该不是在这里的。”
"是的。古时金城书院原在县城北半里许的清泉庵附近,乾隆二十五年,知县温章元迁建于城南堤,名曰金城书院,未建成就死在任上,后来的知县多次更名,也搬了许多地方,最后把城东的求忠书院改名为金城书院,直隶总督刘长佑为之作叙。”伍师傅娓娓道来,好像背书似的,我真佩服他的记忆力。
我们从放生阁出来,又踏进了金城书院,伍师傅让我坐下,赶忙帮我泡茶。这时原县人大副主任李主任名来了,他是名誉院长,办公室主任张才山也来了。闲谈中,我试探着问:“你们是怎么把这个金城书院挖出来的?”

放生阁

“说来真的也是惭愧。”
李主任缓缓道来,那年在崀山申世遗时,他在做文化资料,崀山申世遗成功后,他总觉得峎山似乎少了点什么。他整天冥思苦想,突然悟起了这个书院,这个文化载体。峎山的山是天生的,不管它怎样雄伟壮观,不管它怎样维妙维肖,再美的景观,也有看得厌的时候,看过几遍,也就熟悉了,无法再看下去,只有文化才是根,才是源,才是一本厚重的书,越看越有味,百看不厌。
我听罢李主任的话语,似乎也悟到了些什么。这时,张才山主任很是激动地对我说:“为了研究楚勇文化,我们的作家周晓波先生硬是在故纸堆里苦苦寻找了整整两个年头,才把《爱莲说》的诞生由来考究清楚。"
说罢,张主任把我带到周敦颐简介下面,指着简介中的一段话向我讲解。
“宋治平四年(1067年),(周敦颐)以永州通判摄邵阳事,是年,造访'紫阳书院’,撰写'马头桥记碑’。继而上金城,'默会性真,妙严说法’,赞犁头击江流,摩崖石刻'万古堤防’,赏明月泛舟莲潭,文思泉涌作《爱莲说》。”

放生阁

张主任语气很激昂,急促地说,我们新宁的文化之根已有千把年了,可我们仍在替别人说文化。只有把文化之根夯实夯厚,才对得住我们的祖宗。
我听后也很震惊,觉得张主任说的也很有道理。
这时,我们闲谈中又说到新来的县委书记。李主任轻描淡写地说:“不管谁当书记,我只想他到这个书院来看一看。”他说得很轻,但话里的意思很明白,话里充满着期待——新宁的文化多么需要领导来重视啊!其话外之音则是许多的无奈呀,又有哪个领导重视这个没有政绩没有形象的文化工程呢?
中午时分,我离开了放生阁和金城书院,但我的思维还停留在那里。
放生阁既然是民族宗教服务中心,那也就是说是儒学道教理学佛教的融合体。不同的学说,不同的教派肯定有其身的宗旨核心,有它对立的本质。但能够共用一个场所说教自己的信徒,它们之间必然有着共同的属性。

放生阁

我从手中的资料里知道,儒学的核心是智,信,仁,义,礼,勇,恕,孔子宣扬忠诚孝悌。道教宣扬的是“道是万物赖以生存之本”,讲究的是道法自然,君王的无为而治。理学探究的是心性,是唯心论,它是儒学在宋元时期的统称,同时又深受佛教影响,吸收了释教的空有合一的本体论,周敦颐的《太极图说》明显是三教合一的代表作。佛教起源于公元前5一6世纪,其创始人是悉达多.乔达摩,他提出众生平等。从印度传到我国,便衍生了许多教派,阿弥陀佛的普渡众生被广为崇敬弘扬。
究其根本,它们的共同属性就是希望社会稳定太平,民生自然丰绰,它们是对立的统一体。儒教要求臣民对皇权的奴服,道教则是君王应顺应民生,理学和佛教则是超乎心智,空有合一。但其本质的共性是民生。
正因为如此,不同的说学敎派能够被人认可并传承光大下来。追朔到孔子孟子,老子庄子,北宋五子,释迦牟尼弥勒菩萨,他们极力鼓吹,唯愿安好。

放生阁

但这些学说流派的传承和繁衍,则需文化来承载,也顺理成章有了孔子废官学为私学,开启了平民教育。
当年的周敦颐参观“放生阁”,造访“紫阳书院”,赞犁头击水,摩崖“万古堤防”,泛舟莲潭,作赋《爱莲说》,开启了新宁文化之源。
于是就有了清泉书院更名为莲潭书院,再有紫阳书院(谏议书院)整合为金城书院。江忠源,刘长佑,刘坤一等一批又一批湘楚名将都是从金城书院走出路的湖湘翘楚,也就造就了湘西南偏僻的新宁在晚清时期涌现了四品以上文武大臣241人的人才井喷现象。
新宁的楚勇文化之源源远流长,楚勇文化之脉博大精深,但解放后似乎有销声匿迹之感,仅管有刘敦桢,陈贻焮建筑文化领域的顶级人物,也有当今的钟扬,杨国伟这样尖端科学家,但文化之现象却已断代。
崀山风光旖旎,需要文化承载,只有文化之基牢实,文根不朽,文泉不涸,实现文旅融合,不愁崀山名胜风景区的绚丽辉煌!

放生阁

作者简介:陈 贻 涛     男,笔名一涛。中小学高级教师。从小爱好文学,八十年代曾有文章在《湖南日报》刋载并获二等奖。现退休赋闲在家,劳作锻炼之余,重拾笔头,写记过往趣事,聊以自娱,偶有文章散见于报刋及公众号。

本刊顾问:龙国武 刘诚龙 俞荣斐

总编:唐白甫

主编审稿:  陆秀   唐建伟

责任编辑:

唐花阶   刘云雨   刘云洲

陈校刚   丁华

副主编:

李云娥  罗东成  刘慧球

杨国安  李   婷   廖大秋   易小群

唐运亮  刘云湘   刘青龙   刘肆梁

陈晓蓉   银红梅   果  实   粟   蒋

刘长军   周前锋

2021-04-18 原文

放生阁的相关文章

展讯 | 通人之书——沈曾植遗墨展5月8日在文津阁古美术馆开幕

 展览 :通人之书-沈曾植遗墨展  时间 :2021年5月8日 - 5月12日  地点 :文津阁古美术馆          (北京西城区文津街7号) 五月的北京春色未减,繁花依旧,"通人之书 ...

忆海翻波:大山深处军营里的童年(作者 杜阁莉)

每当回忆起童年,总有许多难以忘怀的美好记忆,虽然有时候那记忆已遥远的有些模糊,但那萦绕在心间的纯真快乐,却是难以忘怀的. 我的童年,有一段是在大山深处的军营里度过的. 十二岁那年,父亲接上级命令,被调 ...

翡翠水种分类,林帅教大家怎么分类,本文来自裕缘阁翡翠

翡翠按照透明度分类,可以将翡翠分类为不透明.微透明.半透明.较透明和透明,这五个等级.其实,判断一块翡翠好不好是要从多方面去看的,其中翡翠的透明度就是其中一方面,而不同等级透明度会影响到翡翠的品质:翡 ...

水阁塘自然镇

水阁塘自然镇 水阁塘自然镇位于柏社乡政府驻地东北6.5公里,辖1个行政村,16个村民小组,389户,1350人,区域面积0.6平方公里. 水阁行政村驻地就在水阁塘自然镇上.区域面积1.86平方公里,耕 ...

从意式珍宝阁到制表技术高峰

"我非常想回答你这个问题,但是很抱歉,我不能." 2021年钟表与奇迹展,宝格丽发布了Octo Finissimo系列万年历表款,写下品牌第七个超薄腕表纪录,我们通过视频采访宝格丽 ...

词苑千载,群芳竞秀,——赏析【德馨大唐品诗阁】(第五篇)

当今诗坛文人辈出,"心静"诗文词赋,笔锋潇洒,情感细腻,追唐赶宋,词风大有李清照之隐影,但比李清照来的更浪漫.更向上,籍此将其个人诗词精品分篇推荐给大家,以飨读者

采石矶:季汉章藏砚阁

        长江采石矶文化生态旅游区建有延园,占地3252平方米,位于采石矶翠螺山东坡,一湾溪水环绕相抱,静谧幽然.延园取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延续李白诗歌和林散之书画艺术之意,园内分"季汉 ...

【西楼文苑品诗阁】2021年总(170)期【精品古诗词一组】作者//平台诗友

诗歌||散文||小说||微诗||古诗词||随笔 本期荣誉上刊诗人(排名不分先后) 王凌云/绿竹青青/曲连坤/陈守邦/李忠奎/眼低手高/袁增木/一雄/陈寿章/王楚雄/杨巧玲/山风/雨载鹰/杜华/胡新祥/ ...

【西楼文苑品诗阁】2021年总(169)期【精品古诗词一组】作者//平台诗友

诗歌||散文||小说||微诗||古诗词||随笔 本期作者 司桂松/王建华/杨骚/晚霞/袁增木/源流诗纪/王凌云/王楚雄/王建华/叶紫/子夜/张树金/鹿国栋/通明/绿竹青青/杨依春发/李治民/王亚鉴/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