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书有益)五保老人之死——谁会在意那些底层生命的最后尊严

总有一些惊喜,等着你

五保老人之死——谁会在意那些底层生命的最后尊严

那个冬日的上午,卫生院长打来电话求助:“土坟嘴村有人送来一位五保老人,严重烧伤,我们这无能力医治,需要马上转院。你赶紧带人过来看一下。”

我马上通知民政所长、驻片领导和驻村干部,火速跑步到现场。村干部早已随车到达。四个干部,无不灰头土脸、衣衫不整。

这位五保老人是村支书侄儿的新车送过来的,他正好回家看望父亲,遇到这场意外,拗不过叔爷的面子,也顾不上新车的忌讳,将老人放在后座,用一床棉被包裹。

我打开被子一看,吓得赶紧盖了回去。老人的双小腿骨头已经外露,皮肉散脱,散发着浓厚的烧肉味道,还夹杂有浓烈的酒味。老人眼里噙着泪水,目光呆滞,一动不动。

院长说:“这个烧伤十分严重,随时可能死亡,抢救意义不大。通知家属亲友料理后事吧。”

我看了一眼四位村干部:“怎么搞?”村书记说:“好歹是条人命,还是要抢救下,尽人事、听天命。”其余几位也表示赞同。

镇上医院是没有救护车的,转运老人的重任,又落在村书记侄儿身上。小伙子面有难色:“我回来给父亲过生,中午还有客人。”村书记打断他说:“你去送下,招待客人的事情,我来。”于是,车子义无反顾地启动了。

民政所长要求:“伤者家属呢?医院需要一个人陪护。”

村主任给我一指,公路对面的屋檐下,蹲着一个老头,眼神闪烁,那是五保老人的亲哥哥。我要求他去陪护,不料他的头摇得像鸭脑壳一般:“那咋行?要耽搁时间,我屋头还有猪、有鸡鸭,地头还有庄稼,耽误不得。他是五保户,该国家照顾,你们自己弄,我不得管。”

我说:“这样,你去照顾,我给你算误工费、护理费。”他眼睛一亮:“给好多钱嘛?”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算了,我不要那个钱。他马上要死了,晦气得很。”然后跑了。这一顿神操作,我们半天没回过神来。

“老子遇得到,这他妈的是亲兄弟?”我一急,语气词随口而出。

“就两兄弟,绝对亲的。”村主任给我说:“算了,干脆我去照顾,有啥情况,我及时汇报。费用我垫起,卡里还有娃儿的生活费,救人要紧。”然后坐上车,绝尘飞驰,去往市中心医院。

安顿完后,村书记给我们讲了事情的具体情况。

原来,这位五保老人以前是一位石匠,有收入时,钱是哥哥在保管,一起吃住。十几年前生了病,就把他赶了出来,住的半间厦屋。然后他哥哥找村上闹了几次,要求给五保户兄弟修房子,并且制造各种难题,必须挨着他房子修,这个意图,大家都懂的,不外乎想获取最后价值。镇上给五保户的物资,都被他哥哥占用了,比如粮食,比如棉衣棉被,比如供养金。今天之所以发生火灾,就是因为老人太冷,喝了那种五元一瓶在街上买来的劣质酒,然后在床上烤火,酒兴发作,浑然不知,燃起了。他哥哥就在院坝里,一边观火,一边给村干部打电话,叫赶紧灭火。当几个村干部赶到现场时,他哥哥正搭个板凳在院坝里观看,还埋怨救火迟了。一阵操作后,人算是抢出来了,但烧伤严重,房子也塌了了一半。他哥哥在院坝里捶胸顿足:“老不死的,啷个把房子烧了啊……”

听完村书记的一番讲述,我们一阵愕然:“你们就没想过落实日常监管,帮助老人管钱管物?”

村书记说:“想过,也做过。他哥哥过来要存折,说他是法定监护人,理当他管。有两回我们不给,他就找到有关部门,举报我们侵吞。简直惹不起。人家是兄弟,我们也没法。”

果然,老人到了市中心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后,坚持了一晚,还是死了。花费了一万多,征求了他哥哥的意见,他明确表示殡仪馆不得去,骨灰不得要,全由村干部随便处理。

于是,这位死得十分憋屈的五保老人,骨灰没有回到老家。

这让我想起了在另一个乡镇工作时,遇到过的另一位五保老人。

他是长期上访户,每次到我办公室,都重复一个话题:“镇上村上吃我的钱,好久还给我?”

我详细了解过故事的背景。原来,这位老人有一个弟弟,十多岁时候,正逢小日本侵略,参加了国军,然后下落不明。有传言说,可能没有死,还随大部队去了台湾。这位老人一口认定,弟弟就在台湾,而且发了大财,几年前专门汇过来一笔巨款,有一百多万元,救济哥哥。但他始终没有得到这笔钱,就认定是村干部吃了。

我对这个事情不敢怠慢,认真做了调查,走访了干部群众,咨询了侨办,甚至查阅了银行的来账,均无任何线索。且他弟弟去了台湾的说法,仅仅是他一人在坚持,既没有信件,也没有电话,更没有其他联系方式。

更何况,外面寄来的大额资金,绝对不会通过乡镇财政,更不可能不经过当事人授权,而随意取出支付。

从老人的种种表现上看,大家一致认定,他肯定是病了。这种病叫做癔症,就是坚信自己并不存在实际情况的猜想。

人一旦有了信念,是很可怕的。老人很节约,他把钱节省下来,用作去往台湾探亲的路费。他给我说,虽然不知道具体地址,但到了台湾,他再慢慢打听,想必一个省份的地盘,也不会太大,迟早总能问出点眉目来。

这是一种很励志且十分大胆的想法。他去过区级市级部门表达诉求,大家调查后,都觉得不可思议。

于是,村上干部对他各种关心,经常劝说他放弃这种不切实际的念想,好好过完下半生,并帮助他解决各种生活困难,并随时掌控他的动向。但是最后一次,一不小心,他居然坐着火车去了北京。

谁也不知道,作为一个文盲且从未出过远门的老人,是采取何种方式坐上了火车并到达了首都。他找到有关部门,在明确得知诉求不切实际无法予以帮助的回复后,被乡干部接了回来。

一个月后,老人在抑郁中病逝。临死,他也没有得到弟弟的只言片语,更没有人从远方回来探视送葬。村上的几个干部,帮助他办了一个十分简单的葬礼。

然后,我又想到老家乡下当年的一个例子。

有一位老人,从那个充满“斗志”的时代走来,并坚持了“窝里斗”的气质,凡是某邻居有后辈考上了学校,或者要被提拔使用,他都会不失时机地向有关部门上交举报信,反映其“成分不好”、“品行不端”。在那个百废待兴的特殊时期,这种举报屡试不爽,因而导致许多优秀的子弟失去了上学的机会和被提拔的机遇,更导致四邻对其恨之入骨。至于其出发点,无人理解。可能是单纯的见不得人家好,希望过那种“平等”的生活,要穷大家一起穷;也可能是错误的“正义感”;更有可能仅仅是想刷新存在感,让人们重视他存在的价值。

祖辈们时常讲,“待过”(故意整人害人)的事情绝对不能做,更绝对不能多做,否则要“报应”。这位老人的儿女刚刚成年,却不幸双双夭折,老人孤苦无依。村干部实在看不下去,帮他申办了五保。

这位老人度过了十分凄惨的晚年。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冬晨,被发现死在家中。邻居无一人愿意帮忙,反而还透露出一丝丝高兴。村干部只好用一床烂席子把它裹了,拖到荒僻的林地,因为土太硬,只好浅埋了。

在人生无能为力的关键时刻,围绕在身边的人,其实除了别有所图,还有一种叫做无私奉献。我也问过这些付出耐心和爱心的村干部,对于这种人,恨不恨,怨不怨。他们说,作为常人,肯定有怨有恨;但作为干部,则别无所图,职责所在,别无选择。

趋利避害,本是人之常情。但有种职业不允许凭着个人爱恨而随意选择取舍。再难,也要去做。

向那些忍辱负重,倾注深情的基层干部,致敬。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东西值得去付出

写作,是我业余的唯一爱好

(0)

相关推荐

  • 冯晖:【大美在人间】(小说)

    大美在人间 ◎冯晖 [作者简介]:冯晖,系陕西省旬邑县原底中学退休教师.祖籍陕西省彬县香庙乡冯家村.自幼喜欢文学,由于工作.家庭而搁浅.退休后旧笔重提,歌颂生活.塑造的人物贴近生活,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 ...

  • “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回家!”|张涛

    "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回家!" 这是一位拆迁村干部的老父亲告诉我的.听后,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于是,就有了今天文章的标题. 老人说话的那天早上,天阴阴的,刮着风.我走在拆迁村的巷道里, ...

  • 【灵璧杂谈】我县五保老人过逝,遗留承包地和宅基地应该归谁?

    五保老人过逝,遗留承包地和宅基地应该归谁 文/乡村农夫 (网络配图,图文无关) 现在农村普遍存在这个问题,也是农民私下最多的话题:五保老人过世后,遗留承包地和宅基地应该归谁? 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来 ...

  • 一块儿石头滚落山崖

    山里下了一场大雨,于是村子高处的一块儿石头滚下山崖. 这个村子就生在河边,河床狭窄,村里的人家便如鹅卵石一般,只要有一片土地,就聚在一处,有的长在河滩上,有的挂在半坡的一片洼地里,但更多的人家,则凿山 ...

  • 关城二村两委干部看望困难老人,多位爱心人士关注

    前几天"生活热点"介绍了后街90岁高龄老人许小娣摔倒后生活困难的问题,引起二村两委干部的高度关注.书记张东生昨天带领支部的张鹤军以及村委的张志辉和咪咪等村干部去后街看望老人,了解实 ...

  • 真的很怀念五十年前我们村上的那几个村干部...

    真的很怀念五十年前我们村上的那几个村干部! 那时,不叫村,叫生产大队.生产大队下设的,不叫居民组,叫生产队.生产大队的上一级,也不叫乡镇.而是叫公社. 那时,我们那个大队领导,有大队书记和队长还有会计 ...

  • 邯郸涉县池西村李计魁老人说起村“两委”干部,哪是激动的手、颤抖的嘴……

    邯郸涉县更乐镇池西村68岁的李计魁老人说起村"两委"干部,哪是激动的手.颤抖的嘴-- 池西村68岁的李计魁老人,终身未娶,无儿无女,无经济来源,2020年村"双委&quo ...

  • 灵璧这个乡镇老人们,会玩~

    文艺汇演暖人心,敬老院里传歌声 --朝阳镇敬老院举行新时代文明实践文艺汇演 7月18日,灵璧县朝阳镇敬老院举行新时代文明实践汇演,全体干部职工与五保老人欢聚一堂,载歌载舞展示了朝阳敬老院的精神风貌.镇 ...

  • (启书有益)寒门学子之死——二周年悼念

            这是一篇写于2017年10月10日深夜的文章,明天和意外,我们永远不知道谁先来.人生苦短,不可避免要经历生.老.病.死.求不得.怨憎会.恨别离,但又能如何呢?生死这个问题,看穿了,就一 ...

  • (启书有益)在绝对的灾难面前,如何才能死的有尊严

    有琴无劫 --泰坦尼克上的提琴手 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人类的力量却映衬得那样的渺小. 我分明看见,在那铺天盖地的海水中,沉沦的豪华游轮并没有沉沦所有人的希望和幸福,那些在忙乱中抛弃爱人的人,身后是茫 ...

  • (启书有益)林冲:生于体制,死于江湖,这人间,不值得

    坐在轮椅上,已经病入膏亡的豹子头林冲,已经完全不是当年的意气风发.他会经常想起,那个带着妻子到寺庙烧香的下午. 那是一个十分狗血的下午,如果不去烧香,就不会有后面半生狗血的故事. 这个事情,不能责怪妻 ...

  • (启书有益)如何凭实力把自己搞死

    一 "粗大事啦!不得了啦!当兵的当街杀人啦!"有群众心急火燎前来报案. "这还了得!光天化日之下,敢在我的地盘搞事情?"正在办公室批阅文件的开封府尹王市长十分冒 ...

  • (启书有益)寻觅心中清凉世界,何不问道乳泉仙山……

    乳泉游记 乳泉山坐落于嘉陵区西兴镇孙家沟村,山上森林繁茂,树木种类繁多.是规划中的西山风景名胜区5个景观区之一,与万卷楼.开汉楼.栖乐山和连山湾景区齐名,以独特的生殖.生命.水源和佛像而扬名,是将长寿 ...

  • (启书有益)还记得当年的爆米花吗?那才是童年的天堂

    爆米花香 岁月的那头,村子就是一张底片,黑白间交织.又是冬日了,我却不禁又回想起时年聆听过的声音和经历过的往事,一切都历历在目,却又渐渐远去.虽然身在城区多年,但很多时候都想起50公里外嘉陵西路边陲的 ...

  • (启书有益)展示真正的技术,有幸成为首个为其作赋者——康源水务赋

    2015年,应三会镇党委书记廖天元大哥之约,拟为帮扶单位康源水务送上一份具有价值的礼物,思前想后,终于想到这篇文章.这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为康源水务写的辞赋作品,其间,倾注了被帮扶单位及群众对康源水 ...

  • (启书有益)脱贫攻坚辛苦委屈太多,是时候来点正能量了

    有正能量 下午,我骑着摩托车,和同事一起去菜子沟大峡谷,到了贫困户欧大爷的家,了解帮扶工作进展情况. 改造一新的房屋映入眼帘,家里格外整洁.欧大爷不在,他的家属正在打扫卫生. 对我们已经无法再熟了,一 ...

  • (启书有益)解密一部因特殊原因鲜为人知被封闭后解冻的电影——武训传

    解冻武训 一部在传说中停留了60年的黑白电影,终于抖落历史尘埃,重现本来的面目. 被称为"新中国第一禁片"的<武训传>,最近由一家国内民营传媒企业发行DVD,售价99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