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看台 | 郭晖:包黑子

小说看台 | 郭晖:包黑子

包黑子

郭 晖

  包全安来到哪个工程施工项目部,那个项目部的工人师傅们可就惨啦,在他眼皮底下干活甭想偷丁点懒耍一点滑,日子过得那是战战兢兢、提心吊胆......
  工人师傅们缘何怕他?
  或许因为名字的关系,或许因为职责所系,作为公司安全总监,什么违背安全规章枝梢叶尖的事情,魏全安都能想得到瞧得见。而且他发现问题后,无论当事人是资格老的师傅,还是入职不久的“新兵”,老包立马翻脸,铜铃大的眼睛一瞪,一点面子不给对方。他从条令规定讲到安全常识,从事故诱因说到给个人家庭单位带来的严重后果,入木三分的剖析、情真意切的训诫,直讲得对方口服心服,点头立即整改,他才罢休。
  就他这刚烈耿直的性格,不少同事都劝他:“老包啊,你也四十好几的人啦,多栽花少栽刺,有些事不违反大原则,睁只眼闭只眼行啦。”
  包全安脖子一梗:“啥叫不违反大原则?麻痹大意隐患来,警钟常鸣安全在。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破坏安全的事就是再小,只要被我撞见了,那我就要一管到底。”
  魏全安天天铆在施工现场,日晒风吹除了一口洁白的牙齿,脸上漆黑一片,让人联想到铁面无私的包黑子包拯,于是,送他一外号叫“包黑子”。
  这次来到山河工程项目部,一连几天转悠了几个放线、立塔施工现场,包全安竟然都没有吭声,既没有批评谁也没有提出啥整改意见。
  工人师傅们私下议论纷纷,有人说老魏平时爱较真,得罪人太多,这次临近公司岗位调整,他怕是要挪位子了。有的说,千万别掉以轻心,“包黑子”不按套路出牌,咱们还是提防着点好......
小说看台 | 郭晖:包黑子

  “风暴”发生在一个午后。

  “周师傅,您过来看看,这边临时拉线上绳卡数量不够啊...”

  说罢,包全安脸一沉大声批评道:“您是老师傅啦,这种低级错误不应该啊。”

  紧接着,包全安搬出安全条例说道:“钢丝绳端部用绳卡固定连接时,绳卡压板......”

  众人目瞪口呆。“包黑子”批评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入职时领他入门的师傅老周。老周叫周正,五十多岁,过不了几年就要退休了。这次被安排在施工现场做安全员,没想到一个疏忽造成违章,被曾经的徒弟揪了出来。周正像做错事的孩子,低头说道:“小包,我马上加装绳卡。”

  包全安不依不饶,你们不止这点问题,现场急救药箱里有两盒药已临近过期,要尽快更换;工人跨越正在牵引的钢丝绳,您却没有及时阻止和提醒,安全教育不到位啊......

  在徒弟毫不留情的批评下,老周的脸涨得通红。

  这下,人们再次领教了“包黑子”的厉害了。于是,登塔时安全带系得松松垮垮、牵引车监护人偶尔遛去抽个烟等不良习惯,有了老包的“强大存在”,短时间内便“自觉”地改正了。

小说看台 | 郭晖:包黑子

  别看“包黑子”一根筋像头倔牛,可他心眼透着活泛。

  安全教育培训上大课、刷题、考试是“常规动作”“老三样”,“包黑子”发现这种形式的教育大家不太“感冒”。于是,包黑子”便组织特长员工,把平时施工违章的案例,制成系列动漫画和小视频配。又把一些安全常识制作为抖音、三对半、顺口溜,每逢集中开会时,就在大屏幕上播放。还建议公司定期举办“安全闯关”游戏,让大家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绷紧“安全弦”,关紧“安全阀”。

  有段时间,公司各施工项目部没有见到“包黑子”的影子。有人一打听,原来他是休年假了。大家忽然感觉像是少了点什么,有人还扳着指头数起他的好来:他组织本单位安全教育培训,兄弟公司的师傅都跑来聆听;有新员工业务生疏,规章制度落实不到位,他悄悄凑上去送上自己的一摞专业教材和工作日记;有的同志在安全巡查中挨了训,事后他会去帮助对方找原因理思路,鼓励重振信心;他蹲守的工程项目,只要按他的要求整改,最后都会评为优秀工程项目......

  年底,市里评选安全文明标兵,包全安赫然在列。市领导给他颁奖时,很认真地问道:“包师傅,您的名字是不是起错了呀?”包全安一愣,说:“没有错啊!”领导哈哈一笑道:“我看,您应该叫包安全才对嘛!”在场的人听了,都笑了起来。

  从此,包全安又多了一个新外号,叫“包安全”!

【本文已发《槐荫文学》3期】

小说看台 | 郭晖:包黑子
 - 关于作者 -

郭晖,孝感市作协会员。有作品偶见于湖北日报、楚天都市报、孝感日报、新华网、武汉文学等媒体,有作品在征文中多次获奖。

小说看台 | 郭晖:包黑子

推荐阅读

小说看台 | 刘继智:神鹰石

散文天地 | 王永芳:我爱秋天

诗歌星空 | 刘晓庆:守望十月

散文天地 | 周志祥:父亲的菜园

诗歌星空 | 柯红:府河岸边(组诗)

第  511 期

小说看台 | 郭晖:包黑子

小说看台 | 郭晖:包黑子

2021-06-15

小说看台 | 郭晖:包黑子的相关文章

小说看台 | 包利民:你记得我的生日吗?

你记得我的生日吗? 文 | 包利民 他是一个很内向的人,平时话不多,一般内向的男人都心细,可他却常常犯糊涂,做事也总是丢三落四.而她却恰恰相反,快言快语,做事干净利索,甚至有些泼辣,而且心细如发. 也 ...

“健力宝”杯征文大赛获奖作品-小说优秀奖 | 郭云佩:复苏

复苏 暑期在家,看到姥爷家的桌子上多了一瓶崭新的陈醋,我瞧着说:"稀罕!"稀罕的不是醋,而是这么一瓶精致的新醋出现在姥爷家.原来是姥爷家的小牛犊卖了一万块钱,他把这一万存了银行,来 ...

【书写经典】第272期,书写郭晖妻(宋)《答外》

[书写经典]第272期,书写郭晖妻(宋)<答外>. 原文: 碧纱窗下启椷[hán]封,尺纸从头彻尾空.应是仙郎怀别恨,忆人全在不言中. 释文: <答外> 作者郭晖妻 ,是宋朝的 ...

小说看台 | 张颢:你是谁?为什么偷偷溜进我的房间?

有人来过我房间 "咔哒."钥匙一转,随着一声清脆而熟悉的声音,门锁打开.我站在门口,看向自己的房间,脚步没动. "愣着干什么啊,我尿急!"男朋友老陈从后面推了我 ...

小说看台 | 陈敏:面对婚姻背叛,她选择了两个字

涵 养 文|陈敏 亚冉走出小区,满心喜悦,刚拉开车门,却发现忘带睡衣了,便又匆匆折回去取睡衣. 亚冉要去省城领奖.他们家获了个省级"五好家庭"奖,在这个只有三万人的小县城,亚冉一家 ...

小说看台 | 王家永:就在几分钟之前,我死了……

风 从 哪 儿 来 文 | 王家永 我终于知道人是有魂魄的,因为就在几分钟之前,我死了. 早上八点多钟吧,我在斑马线上奔跑,一长串凄厉的车喇叭声由远而近,等我闻到轮胎急剧摩擦路面产生的焦臭味时已经迟了 ...

​小说看台 | 吴厚雄:几十年了,我一直在等你一句话……

我在等你一句话 文 | 吴厚雄 李四成坐在富水河堤坡上,远远地看着正在耕田的六指甲,看着他那愈来愈弓的背,越来越往前撮的下巴,还有那条越来越老的耕牛. 这些年,李四成看见六指甲就难受,一个劲的难受. ...

小说看台 | 张灵霞:她打开手机,看到了一条石破天惊的信息……

雨,一直下 文 | 张灵霞 今夜,依然是个不眠的夜.每每院子里传来刹车的声音,你便一次次地钻出暖和的被窝,推开窗,探出身子,仔细辨认那熟悉的身影.每次失望过后,你便摸出手机,指尖一次次在按键上徘徊游离 ...

小说看台 | 唐斌超:爸,这是儿子的一点心意,您老收下吧!

心  意 文 | 唐斌超 雨一直淅淅沥沥的下着,到处都是湿漉漉的,抓一把空气都能捏出水来.在雨水的滋润下,田野中麦苗却是一片碧绿,还有那金黄的油菜花,粉红的桃花,雪白的梨花,都在雨中尽情绽放着美丽.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