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香一瓣|老干妈的蒿子馍

老干妈的蒿子馍

文/付少凤     图/胡晓芹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河边绿柳成荫,微风不燥,连呼吸都包含着春意,此时,正是踏青的好时节,难得的一天休息,吃过早饭延着洪家河边,一路赏着美景,看到小城处处楼房高耸,绿化带上的槐花渗透出一阵阵清香拂面而来,令人心旷神怡。

手机音乐响起,我们是手机不离手的人,也正准备去河边拍抖音的,突然接到了老干妈打来的电话,她问我在不在家?我说“我不在家”,原来她是让我去她家吃蒿子馍的,我说“那我晚上再过去吧”!至于她家,我是从来不客气的,自从我结婚三十多年以来,一直是吃老干妈给我们做的蒿子馍。

心香一瓣|老干妈的蒿子馍

蒿子馍,是我婆家这边的一个风俗,据说,三月三之前吃了蒿子馍,魂就被留住了,当然,这只是迷信的说法,然而,吃蒿子馍一事从古一直流传至今。

蒿子馍,是用一种野生的蒿子,农村的田间地头到处可见,过去的做法是将蒿子捣碎,加上腊肉,米面和在一起,固而就做成了一个个蒿子馍,而现在的人聪明了许多,直接将蒿子用开水烫一下就可以了。

心香一瓣|老干妈的蒿子馍

随着金寨红色旅游的发展,蒿子馍已经成了金寨家喻户晓的一道美食,而老干妈做的蒿子馍,因为腊肉放的多,特别香,也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蒿子馍。

老干妈,其实是老公的干妈,我应该叫她干婆婆,她是一个精明能干的女人,中等个子,略带红润的圆脸,在农村也算是一个顶呱呱的女强人了,而老公这个干爸爸,其实是和他同姓的近门家里。过去的人都很迷信,老公小时候,婆婆给他算命,说是要过寄给别人才能平安的长大,那时候,婆婆和这个干婆婆关系是最好的了,因此,她们俩个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了干亲家。

心香一瓣|老干妈的蒿子馍

老公自从认了这个干妈以后,就成了她们家的常客,因为干婆婆连续生了三个女儿,所以她格外的疼爱这个干儿子,直到后来老干妈生了一个儿子,老干妈依然视老公为已出,老公小时候人缘就特别好,加上他小时候长的很可爱,这个干妈妈对他疼爱有加,因此,老公也就成了她们家里名符其实的老大了。

老公没有姐妹,我也就没有姑子,但这三个干姑子都是很有素养的人,且长的一个胜似一个的漂亮,我很喜欢与她们相处,也经常听几个姑子在一起拉家常,说起过去她母亲如何如何的偏爱老公的故事。

大姑子说,“那时候我们如果和大哥杠祸,挨打的肯定是我们了,大哥是我们家第一个穿涤确凉褂子的人”,过去家里都不富裕,老干妈用节省下来的钱,为老公做了一件涤确凉褂子,几个妹妹只有羡慕的份儿。后来老公长大回去读书了,渐渐的也去的少了,但是逢年过节是必须去的。

心香一瓣|老干妈的蒿子馍

记得我刚结婚那一年的端午节,我们没去她家,她家里杀猪,地走还给我们送了两块肉,老干妈家离我们家有四五里路,当她得知我们没有回娘家过节时,居然还怪我们为什么不去她家?说着说着还流下了眼泪,那情景至今历历在目,她说“你如果回你母亲家过节,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兵子(老公的学名简称)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在我家过的节,今年没去,我心里特别难受”这是她的肺腑之言,可想她对这个干儿子的感情有多深了,我被她的诚意深深打动,从那以后,每一年过节和正月初一必须去她家拜年。

说起回娘家,三十年前没有公路,又隔了一条大河,我回娘家必须坐船,下船还翻山越岭要走十几里山路,所以,老公除了正月上去给父母拜年,勉强的陪我去一次,平时是从来不陪我回娘家的,自从有了孩子以后,我也是很少回娘家了,至于过节是从来没有回过娘家的,这么多年的节日基本上都是在老干妈家过的。

心香一瓣|老干妈的蒿子馍

老干爸是金光钢厂的一位工人,勤劳能干,加上老干妈的社交能力很好,家里的预制厂行条都是她在外面推销,慢慢的家庭条件就变好了很多,成了她们生产队的尖子户。

我刚结婚那几年,老干妈家住的是瓦房,门口院墙还是用土坯砌的,记得门口有一个很大的渔塘,塘里的水泛着绿色,后来搬到靠近电站的公路边,盖了两层小洋楼,是她们生产队最漂亮的楼房,再后来,又搬到马路边盖了三间门面房,后面还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种了各式各样的花,她是家里家外一把手,她不仅屋子收拾的干净,还做的一手好菜。

心香一瓣|老干妈的蒿子馍

俗话说的好,“一个好女人富三代”,家里有一个能干的女人,的确是家里一大幸事,老干妈就是一个很有主见且又见过世面的人,三个女儿都读的大专,并且转成了商品粮,一个儿子读了体校,只是后来高考落榜,小伙子也是一个很有上进心的人,经常包一些小工程,家里的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如今,一个孙子读高中了,小伙子不仅长的帅,还特别懂礼貌,还是一个打篮球的高手,这应该也是老干妈的骄傲吧!大女儿和小女儿随同金光钢厂迁移去了蚌埠,在那边开了一家大酒店,家里都混的挺好的。

随着国家经济体制的发展,在金寨县的扶贫政策下,老干妈家也成了拆迁户,她家分了五套房子。依然是她们生产队房子最多的一家。都说爱笑的女人运气总是不会差,老干妈为人和善,她和任何人说话都保持着和颜悦色。

在这个人情味越来越淡的年代,没有血缘关系对你好的人,已经是很难得了,三十多年以来,我们不知道在她家吃了多少顿饭,之前在农村喂养的土鸡,士鸡蛋还经常送给我们,我时常感慨的说“我也是享过婆婆福的人了”。

心香一瓣|老干妈的蒿子馍

三十多年以来,每逢佳节,总能吃到老干妈做的丰盛的饭菜,这也是一种享受。而五十年以来,老干妈一直对老公疼爱,视如已出,这也是老公一生的福气,她说“我对你们好,不求任何回报,等我们以后老了,你们多来看看我就行了”,这一点,我认为我们是做的到的,因为我们也是知道感恩的人。在这里,我只有在心里默默祈祷,愿老干妈和老干爸身体永远健康!这种无偿的关爱,这种不是亲情胜似亲情的友情,如酒,越久越香,似茶,味道淡而不浓,却沁人心脾,令人永远难忘。

佛说相遇便是缘,人与人之间相交于情,相惜于品,相敬于德,我们这一生与老干妈家结下深深的缘,那种不是亲情却胜似亲情的友谊,是很难得的,人活着需要亲情,友情和爱情的滋润,有了这样的情愫,便有了一个完美的人生。

三十多年了,家乡金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公路修到家门口,家家户户都住上了楼房,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再好吃的东西也都变了味,而我只喜欢吃老干妈做的蒿子馍,那是一种爱,一种无法割舍的情,那是妈妈的味道。

心香一瓣|老干妈的蒿子馍

我有平台,你有故事?

就算晚一点也没关系,真的没关系

2021-04-17 原文

心香一瓣|老干妈的蒿子馍的相关文章

心香一瓣|午后的思绪

午后的阳光洒在阳台上,静谧安详.几盆绿萝蔫答答的,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复活.当初听朋友说,新房子多买几盆绿萝,可以除甲醛,而且这东西还好养,不用怎么打理.于是我一口气买了十几盆,想着反正我也没有时间侍弄那 ...

心香一瓣|北有佳人南有嘉木

"飘带引斜阳,扫墨腕底香,共我泼茶人--"耳旁响起刘珂矣的古风歌曲<泼茶香>. 柔美的歌声和着刚烹好的乌龙酽茶,是那样的自然而有诗意.浓郁的茶香随意地漂浮在四散的空气里 ...

心香一瓣 | 练习独处,拥抱孤独,是心独立的开始

冬宁谢 向内行走,这个时代女性的修行. 243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那些你觉得不能失去的,不能放下的,就是你依附最深的存在.断掉依附,是出离的功课,带着很多的依附,你不可能出离. 去处理那些以前你觉得必 ...

心香一瓣|百花深处

第一次看到"百花深处"这四个字,一种柔情儿女的浪漫气息便扑面而来. 百花是浪漫,深处是柔情.如果在百花深处隐藏着一段久违的故事,这故事一定发生在盛世的大唐,在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春日里 ...

心香一瓣|等我老了

等我老了,带着一颗平和的心离开喧嚣的城市,回到孕育我的故乡.那是一个地图上寻找不到的村庄,那是一个背山面水.鸟语花香的人间乐园.山上,花木丛生,竹影摇风,古藤蔓怪,虫鸟争鸣.山下,小桥流水人家,炊烟袅 ...

心香一瓣:妈妈最后的日子(作者 周建义)

妈妈去世时我64岁,妈妈31岁的时候把我带到人间,再过几天就是妈妈去世两周年的纪念日了.两年时间感觉好久好远,可妈妈的去世又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人们都说,时间可以抚平心灵的伤痛.母亲去世两年了,可我对母 ...

【心香一瓣】妻大嫂/景之光

壶口瀑布 齐遥摄影 正月十九,是妻子大嫂忌日. 傍晚时分.我陪妻子出了小区,转身走向中银北路.矗立在绿化带中的高杆路灯,把整个路面照得通亮. 我们顺着绿树掩映的人行道朝前走去,经过几道交通岗,在一岔路 ...

【心香一瓣】再也无法弥补的遗憾/宗艳萍

想叫父亲,却又像是被什么锁住了喉咙,当最后一声"父亲"声嘶力竭的被喊出之时,父亲转过身来微笑着,接着,父亲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拉向远方,消失在我模糊的视线中.我从梦中惊醒,泪水已湿枕 ...

撷取心香一瓣,写给你.

诗海追梦第180期 空间因你而精彩 编者按: 我在这永远等着你来,让我们一起相遇,相识,相知,相守在诗海追梦,欣赏唯美的文字,聆听美妙的音乐.以微笑面对世间沉浮,分享阳光,品味诗意生活.让心灵放松,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