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文坛]吕永超的散文《酒是什么东西》

酒是什么东西  

我不是酒徒、酒鬼、酒麻木,更不是酒仙、酒圣、酒神,每每二两白酒下肚,这水一样清亮的液体,就会在五脏六腑中熊熊燃烧。酒量不够,常常喝高,窘态丢人,画像自嘲:面红耳赤,双眼充血,不重要的事情重复三遍,160多斤的肉体散了架,双脚绞着八字走路,土地竟然像棉花一样软和,人不走墙壁走……何时回家,啥时扭曲在沙发上睡着,么时辰懵懂清醒,一概不知。揉着惺忪双眼,一脸茫然。待思绪恢复常态,自问这酒装在瓶里,摆在柜中,都是那副老模样,咋就喝进肚翻江倒海、腾云驾雾?酒是什么东西?
劝醉我的朋友,第二天还向我不停地填鸭式灌输“经验”:酒是好东西,形态万千,色泽纷呈;品种之多,产量之丰,皆堪称世界之冠。咱们国家地无分南北,人无分男女,饮酒之风,历经数千年不衰。饮酒的意义远不止生理性消费,远不止口腹之乐;在许多场合,它都是作为一个文化符号,一种文化消费,用来表示一种礼仪,一种气氛,一种情趣,一种心境……他打着酒嗝,我也烦了,脱口而出,酒是个好东西,劝酒的你不是东西……
因了醉酒的经历,脑海里一直盘旋着一个问题:酒,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酒鬼刘伶

先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寻找答案。在文学艺术王国中,因醉酒而获得艺术自由状态,居然是古老中国诗人艺术家解脱束缚、获得艺术创造力的重要途径。首当其冲的大概是魏晋名士刘伶,“兀然而醉,豁然而醒,静听不闻雷霆之声,孰视不睹山岳之形。不觉寒暑之切肌,利欲之感情。俯观万物,扰扰焉如江汉之载浮萍。”纵酒放达,得滚烫文字《酒德颂》千古传播,以奇特的时空观和宇宙观慨叹:天地不过是一所宅子,万年不过是一瞬间。刘伶真是牛,醉眼如炬,能洞透世界的本质,实为奇才。

李白《将进酒》

李白一生,与酒密不可分。可以说没有酒,便没有辉煌了中国文学史的诗仙李太白,“李白斗酒诗百篇”便是佐证。出自酒后的《将进酒》,是诗与酒交融杰作,高兴得意需酒助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有朋来访需酒分享喜悦:“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激愤尘世需酒麻醉:“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寂寞无言可与酒神对话:“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穷窘之境离不开酒的宣泄:“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如此酒人合一,世间仅有!
醉酒而成传世诗作,在中国诗史中俯拾皆是,如杜甫的“醉里从为客,诗成觉有神。”杨万里的“一杯未尽诗已成,涌诗向天天亦惊。”南宋政治诗人张元年说:“雨后飞花知底数,醉来赢得自由身。”酒后出金句,拍案叫绝。
为诗如是,为书为画酒神更是活泼万端。扬州八怪郑板桥,字画不能轻易求得,但有一软肋,酷爱美酒狗肉。狗肉下肚,美酒相伴,“又要先生烂醉时”求字求画,即可如愿。吴道子作画前,必酣饮大醉方可动笔,醉后画画,“吴带当风”,自成一派,至今影响后世。书圣王羲之,醉时挥毫《兰亭序》,“遒媚劲健,绝代所无”;酒醒再写,“更书数十本,终不能及之”。怀素酒醉泼墨,方留神鬼皆惊的《自叙帖》,飞动自然,如骤雨旋风,随手万变。草圣张旭,“每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笔”,《古诗四帖》伏如虎卧,起如龙跳,顿如山势,推如泉流。
今日观之,依醉酒获得艺术自由,不可效仿,好酒贪杯非好事误大事。然醉酒得佳作客观存在,如何看待?走进他们所处时代、生存境遇,眉结舒展:他们的醉,营造的是自己的文艺世界。在这里,喝醉而“自得一时”,抛弃传统束缚,回归本真状态,喜获生存体验,吸纳精神力量,强大自己身心,此时俗眼观世,周边世界狭小,人生快意无穷。
平凡如我辈者,喝酒是喝不出那样的精神高度。环顾四周,大凡饮酒,无非是嗜好、应酬、解愁三道。嗜好者,对杯中物情有独钟,一日无酒难咽油盐,一餐无酒如鲠在喉;应酬的,受人之约,挺坐席旁,杯在眼前,盛情难却,不得不饮;解愁的,意在酒外,酒浇块垒,一半清醒一半醉。
一直在想,酒是个什么东西?酒是一种情感的粘合剂。世间人情冷暖、五味杂陈、酸甜苦辣、悲欢离合、两肋插刀、卖主求荣、肝胆相照,都可以在酒里稀释或者裂变。把感伤放进酒里,要么淡忘,要么雪上加霜;把交情放进酒里,要么过命,要么寡淡如水;把痛苦放进酒里,要么释然,要么痛彻心扉;把男人放进酒里,要么率真,要么猥琐肮脏;把女人放进酒里,要么更女人,要么地动山摇。

苏轼畅饮

还是喜欢脱官袍而饮酒的苏轼,“余饮酒终日,不过五合,天下之不能饮,无不在余下者。然喜人饮酒,见客举杯徐引,则余胸中亦为之浩浩焉,落落焉,酣适之味,乃过于客。”杯酌之娱,是看别人喝他酒时的那份快乐。朋友喝酒开心、尽兴,他收获精神上的满足。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人像东坡先生那样,愿意同享快乐。饮酒到如此境界,实在少之又少。
最讨厌借酒装疯。“赵匡胤醉斩郑恩”和“刘秀醉杀姚期”,无不与酗酒有关,他们大伤人伦德行,令人不齿。西周周文王曾宣布酒不是给人享受的,而是祭祀鬼神祖先之物。他颁布《酒诰》,严禁“群饮”和“崇饮”,怕的是饮酒亡国,扰乱人性。这未免太极端。但有一点必须明白:喝酒得讲酒德,在浅尝慢酌之中咀嚼人生,既超脱现实,让生活中那份沉重感拘谨感因喝了适量的酒而得到暂时的解脱,又不完全放弃世俗生存的空间,诗文之娱,酒食之味,声色之美,山水之趣,均要面对。
酒是什么东西?
酒是贵妃回眸一笑百媚生的粉润面庞,是张飞豹头环眼急性人的亢爽德行,是“弯弓桂扶桑,长剑倚天外”的豪气,是“醉眼秋共被,携手日同行”的胆量;酒是百变精灵,炽热如火,冷酷似冰;缠绵如梦,狠毒似魔。分寸如何拿捏,只得靠自己了。
2021.4.17第3版《黄石日报》“生活家”专栏

吕永超,1964年11月生于湖北省武穴市梅川镇小金冲,大学文化,二级文创,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1985年创作至今,发表小说、散文、评论、电影剧本等。

《新东西》编辑部

主     编:向天笑

(0)

相关推荐

  • 散文||暑气重,亲情浓

    暑气重,亲情浓 热浪,一浪高过一浪,36度高的"炎"酷暑难耐.可是,亲人聚会的热情更高. 7月14日――15日,妻子娘家亲友团(微信群叫:陈氏集团)接受儿子唐赟邀请,去淮安短暂旅游 ...

  • 李白 将进酒/快手

    <将进酒>原本是汉乐府比较冷门的格式.直到邂逅李白,方得流芳千古.所谓李白斗酒诗百篇,他喝完酒写的诗,就像是被神仙把着手写的,几乎将汉文学艺术拔到了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度. #我在快手涨知识 ...

  • [黄石文坛]吕永超的散文《距离》

    距离  距离,是一个常用的汉语词汇.既指空间或时间上相隔或间隔的长度,也指感情.认识等方面的差距.闭上眼睛想一想,由距离衍生的一些事情,如嚼橄榄,回味不尽.   就地过年,成为今年春节新常态.原本相约 ...

  • [黄石文坛]吕永超的散文《白头心》

     白头心 老家耕牛,素来黄黑二色.三叔家的小黄牛有点例外,躯体四肢脸盘都是黄毛,密实而光亮,但头顶上竟然生出一撮白毛,像棉花一样亮眼.这似乎犯了众怒,有人扬言要沉它到水库,甚至有人还讥笑三叔,生个儿子 ...

  • [黄石文坛]吕永超的随笔《吃的层级》

    吃的层级 人的一辈子,好多时光是在饭桌度过的.吃得多了,反刍想想,居然能提炼出不同的层级. 最基础的,大概是吃饱肚子."人是铁,饭是钢","生理层次"满足了,什 ...

  • [黄石文坛]吕永超的随笔《贴心温暖的黄荆山区域民俗》(下)

    贴心温暖的黄荆山区域民俗(下) 吕永超 (三)精神生活民俗:在顺己中追求"顺众" 精神生活民俗,是黄荆山区域民众间流行的偏重于崇拜心理观念的俗信.人类顿悟外界世界的存在,便不断作出 ...

  • [今日头条]吕永超的散文《期盼与梦想同行》

    期盼与梦想同行 岁序更替,华章日新.伫立辛丑牛年的天幕之下,在辞旧迎新的时刻,都是梦想与希望的一次盘点,过去.现在.未来,坚持.砥砺.蜕变.纵然时光易老,依然初心不忘:只要理想始终如磐,奋斗就会充满力 ...

  • [今日头条]吕永超的散文《说粥》

    说粥 热浪滚滚的夏天,喝上一碗粥,便觉得直透七窍,再细嚼几口,满嘴暗香萦绕,顿感粥不华美但含蓄可人,不高贵但实惠养人,其德也温文尔雅,合辙于冲淡无为.         粥又称为"糜" ...

  • [黄石文学选刊]吕永超发表在《江河文学》2021年第4期的散文《我与动物》

    我与动物 (载<江河文学>2021年第4期) (上) 老家耕牛,素来只有黄黑灰三种颜色,很纯粹.三叔家的小黄牛有点例外,躯体四肢脸盘都是黄黄的小绒毛,密实而光亮,但在头顶上竟然生出一撮白毛 ...

  • [黄石文坛]刘美书的散文《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 1 "你是个苦命的细伢!"这是我幼年时期常常听到母亲对我讲的一句话.母亲说这话的意思我明白,大概是说我从小就失去了父亲,失去了父爱,同时也饱含了母亲对我的怜惜!但我却没有 ...

  • [黄石文坛]方定一的散文《难忘黄石冮北农场》

    难忘黄石冮北农场 黄石冮北农场归来,看着那一张张鹤发童颜的笑得很甜的照片,窗外哗哗大雨,一声声催人相忆,难忘那一片片无边无涯的绿,难忘那无处不在的故乡情怀-- 相聚 今年3月,同学们发出邀请,4月清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