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东昇:我手写我心

对于书法家来说,任何已经获取的成功永远不能代表当下。从艺艰辛,越深入则感觉越难,可能的“成功”永远在下一站、在后面的一件作品、在自己可以把握的未来。当然,求艺路上出现彷徨、迷茫是必然的,只要不停止思考,往往可以峰回路转。有时感觉无法突破,可能恰恰是求变突围的前夜。总结心得,感觉到主要需处理好三个关系:临池与创作、古与今、形式与内容。
学习书法必须要经过临摹古碑帖阶段,这是任何学书之人都无法跨越和回避的。这个阶段是漫长的学习过程,并且贯穿于创作始终,换言之,即硬币的正反面。古有语:“不能入得书,则不知古人用心处。”学习书法,一定要认真读帖,用心体会,心领神会,心手双畅。又云:“不能出得书,则又死在言下。”古往今来,多少学书之人,在临写过程中,不敢越雷池一步,虽然入帖,却很难出帖。临摹与创作两者之间必须是水到渠成。书法创作要求极高,必须要有深厚的基础积累,同时必须做到自我表现。如果个人审美理念、艺术思想不成熟,创作上就不可能体现出个人风格。
就自己而言,对于“古”的理解,因为地域因素影响,既有帖,也有碑,涉及“今”的因素则既有个人原因,也受到师友影响。绍兴是《兰亭序》诞生之地,“二王”书风兴盛,耳濡目染,顺理成章,但绍兴不仅仅只有“二王”,还有徐青藤、赵无闷以及徐生翁等,大家辈出。
以魏碑大字作为自己的主攻方向,一方面是出于个人偏好。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用心于篆书、篆刻的创作,在书法上自然对富于金石味的碑版更感兴趣。另一方面也是受到地域和师友的影响。我自小便多受碑学熏陶,坊间平时接触到的诸位老先生的碑、匾等墨迹,多是乡贤赵无闷、徐生翁的余绪。
我一直主要沉潜于北魏《吊比干墓文》的临习。此碑古拙、宽绰,是魏碑中具有独特魅力的名品。最初我写得有些点画局促、造型呆板,通过反复对比和思考,我感觉到,墓志书法虽然结构不断走向严密、趋于规范化,书势由古朴走向妍美,但运笔清爽劲利、独辟格局,而且佳作极多、不胜枚举,于是就把临习重点转向了北魏墓志,特别是《元桢墓志》。《元桢墓志》风格俊逸奇崛、用笔灵动自然、结体舒展随意,通过临习,我原先局促、呆板的毛病有了一定的改观。于其中,我着重体会了方圆笔法的有机结合。刘熙载《书概》有言:“论北朝书者,上推本于汉、魏,若《经石峪大字》《云峰山五言》《郑文公碑》《刁惠公志》,则以为出于《乙瑛》;若《张猛龙》《贾使君》《魏灵藏》《杨大眼》诸碑,则以为出于《孔羡》。余谓若由前而推诸后,唐褚、欧两家书派,亦可准是辨之。”从根本上来看,方圆笔总体上源自《大盂鼎》《散氏盘》,魏碑之方笔则为《天发神谶碑》《张迁碑》之余绪,圆笔则由《石门颂》《大开通》等承继而来。梳理并掌握碑刻之间的关系,对于学习定位非常重要。魏碑体势在隶楷之间,既有篆隶古朴厚重的气息,又有楷书的体势和面目,在书体演变中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在有利于感受篆隶用笔的同时,亦可加深对晋隋唐等典型楷书的理解。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说,魏碑形制多样、风格迥异、各见千秋,有利于取法者自我发挥,展现个性,为我所用,化古出新。
2009年读了李松老师的《二届青年展观后》,其中关于楷书的几点论述让我坚定了信心。更令我受益匪浅的是2013年第四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在绍兴的成功举办,这次在家门口的展览使我有机会近距离、仔细地观摩全国高手的精品力作,在一次次的学习过程中寻找自己和高手之间的差距,慢慢地厘清了创作思路,琢磨出大字中堂形制或许更能发挥我的长处,让作品更具视觉冲击力。需要注意的是,碑帖之间无隔阂,更不能对立起来。
赵之谦有很多魏碑体的集《兰亭序》联,创作魏碑大字很难,楷书要求法度森严,对用笔的要求较高,大字楷书的难度更大。康南海在《广艺舟双楫》中指出了大字创作与小字的不同,“自古为难,其难有五……虽有能书之人,精熟碑法,骤作榜书,多失故步”。要想书写出满意的作品,内容和形式都要周密策划。在创作过程中,作品的内容决定着形式。任何一件具体的艺术作品都是内容与形式的统一,内容与形式相互依存,密不可分。但不管如何,不能为了形式而形式,作品形式应力求“简”,形式上简单,内容上简明,笔墨上简洁,能不拼接就不拼接,能少用印就少用印,彰显本色之美、本真之美。大味必淡,笔简意丰。

娄东昇:我手写我心

王羲之《兰亭诗》
这件楷书《王羲之〈兰亭诗〉》正式创作的前几天,我先倒了一大盆墨汁,自然晾着,让它变得浓稠一些,书写时再放一碟清水在旁,浓墨和清水调和使用。其实,这是受到黄宾虹用宿墨的启发。宿墨在墨韵的表现上会更加丰富,能写出“活”的味道,并且能生出一种旧气,从而可以使线条质感增强,有时也许能够达到水墨分离的效果。所谓宿墨,就是隔夜墨,像黄宾虹的宿墨,隔了不是一夜两夜,可能是十年八年。当然,这也许是一种“极致”,对我来说,效果好就行。宿墨就像金粉,用多了会滥,恰到好处最有韵味,要学会见好就收,适可而止。虽然准备过程很烦琐,流程看起来亦复杂,可一旦毛笔抓在手里,到了具体书写时,不要过于拘谨,忘记一切,不计工拙,只管放笔直书。一张八尺宣纸,50个大字,状态好的话,40分钟就能完成。稍作休息,可以补上长款。如此调整状态,一段时间内陆续写了几张,从中挑出一张感觉最好的,这样,自己满意的作品可能就有了。
受邓石如、包世臣、赵之谦等碑派名家的影响,我创作时注重切锋入纸,铺毫行笔,不过多注意起、收笔时的各种技巧,追求行笔的流畅和点画的中实。要想作品有韵味,关键是笔法细节,笔画的起、收、转弯处有棱角的为方笔,无棱角的为圆笔。方笔用的是折笔,即以露锋为主,笔锋铺开较多,转弯时用顿笔,然后折锋用笔。圆笔用的是转笔,即以藏锋为主,笔锋铺开较少,转弯时不停驻。无论方笔还是圆笔,都要逆方向运笔,欲左先右,欲下先上。如果以露锋出笔,中锋走笔,转折处用侧锋,就形成外方里圆、方圆结合的笔法。康南海《广艺舟双楫》中说:“龙门为方笔之极轨,云峰为圆笔之极轨。”这就是在临摹过程中注重博涉、兼收并蓄的原因以及益处所在。有时由于书写速度较快,会多了一些写大字行草书的爆发力,通常蘸一次墨写一两个字,下笔较狠重,实多虚少。为了增加一些枯笔的表现力,我在笔画中段加快了行笔的速度,字形结构也以老实平正为主,撇捺稍作夸张,而对于现在展览中常见的欹侧、变形等手段则不予考虑。这样的写法完全基于自己对魏碑的探索和体会,得失几许,还请方家指正。(附图为娄东昇书作)

娄东昇:我手写我心

陆游《老学庵笔记》二则

2021-05-24 原文

娄东昇:我手写我心的相关文章

我手写我心,我诗诉我情!古风句子

南桥泪,一念人海,多少注定,只是无缘,岁月无痕,江湖懂得,一人沉默,万山千河,只是相望咫尺,岁月无常,梦断天涯,古风泪,三尺天,奈何雨,情眼看海,花落无奈,懂得一分,失落一分,从此情断江湖. 无人冷, ...

“我手写我心”

[玫瑰]今天有网友问我有否参加第七届兰亭奖.我回答说已经有10多年没参加全国书法展赛了.[玫瑰]要参加大赛,往往要对一件作品反复推敲打磨,难免要去揣测迎合评委的口味.这正与我"自然书写&qu ...

作家名片 | 李国文:我手写我心,从心所欲不逾矩

编者按 近年来,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影响力不断扩大,在全球文化多元化发展日益兴盛的背景下,中国文化译研网(CCTSS)联合中国作家协会<小说选刊>杂志社,启动" ...

夜读朱柏庐之我手写我心乾坤大挪移

<白蛇传>里说,许仙被白蛇吓破了胆,眼看就快挂了.白素贞爱夫心切,欲救许仙,只得冒死去昆仑山偷灵芝--多好的姑娘啊! 前清朱柏庐(1627-1698)有<朱子家训>525字公诸 ...

我以我手写我心

我以我手写我心 [1] "你可不可以.公号更新不要这样勤快呢?保持节奏,比较好." "可是,什么是节奏呢?日子就是这样,一天一天,一刻不停啊." [2] 当我还 ...

我手写我心,我心诉我情,我无意更也无需博取眼球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习惯地:乍见花开,便伤花谢:未曾聚首,便痛分离. 这几日,听一'痴人'与我说:"见你不时发表心得.感悟,你是不是太闲了?"你说你忙得三餐不接,没有时间感叹生活 ...

熬了七天,我把小学1-6 年级英语考点提炼成配图手写笔记|生动形象

是否还有家长对孩子的英语而发愁?尤其是小学孩子的家长们,经常来找老师问孩子的英语学习情况,但大部分也是很不理想,问题就出在很多同学没有找到学习英语的方法,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孩子们有的贪玩心重,不愿意花 ...

明清画人录|梅清:我法写我心,游目缥缈气韵,畅怀恬适心情

[之四十] 梅清一生历经明清更迭,科场命运乖蹇,在屡考屡败屡败屡考的轮回中不得已迷途识返,最终在与家乡的山山水水相看两不厌的厮守中化解了心中的块垒,于丹青笔墨自娱之中实现了自我和解,在明清之际画坛上写 ...

中考物理手写笔记,电学部分,35

中考物理手写笔记,电学部分,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