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刚‖老井

长我养我的刘家垭,在丹凤竹林关以“凤凰穴”为誉。人居住在垭子上,四条梁恰似凤腿凤翅分开,前梁和中梁(两凤腿)自然形成较宽的沟,老井选址就在两凤腿的打弯处。

老井约四百年历史,前梁山根出泉水,石磅石底,刘祖迁入垭上时开凿,后辈一代代加高修砌。井深七八米, 圆周用石料砌成,半径约两米,两块大石板中间凿成了半圆,覆盖拼成井口。井周围积淤一大片深厚肥沃的土地,形成了水肥独厚的菜圆,各种蔬菜上演着不同角色,几条小路牵拉着村庄。井水奔向乡亲生命之源。

井水 水位高,离井台不足两米,打水时用水担钩子钩住桶柈,接近水面时向后一拉,手连贯地向下一伸,水桶自然灌进了水,动作不熟练桶脱钩就会掉进井中。井水很旺,天旱不减,可承担四条梁的部分抗旱。冷冬天的早晨井口点燃一柱薄薄的轻烟,那是井的悠闲时光。

那些年代,挑水是最能体现劳动的活计,人们常讲,柴水一半粮,找媳妇看家一看水缸二看柴房。早晨黄昏,乡亲在井边遇见,相互打招呼迎笑脸,谝闲离不开时令农事,家常里短。水井编织着热闹的乡情与奔忙。

在祖坟、神簇、古树、石磨、石碾等老物件中,老井在村人的心灵中占重要位署,水和灶台炊烟无法割舍,炊烟旺的人家,人多日子好过。爷爷那会,每年大年初一去挑水,人人手里点燃一柱香,大概喻示新的一年烟火旺,日子红火吧。

村里每年夏季末都要组织一次淘井,那是最能体现团结和公益的事情,只要队里一喊,村里再忙的人都集中在井上,那时没有水泵抽井水,精壮劳力用水桶打水,人憩桶不停,妇女们则用桶接下倒出来的水,担水进菜园浇菜,水打到井底部时,用结在一起的两条高梯子放入井底,人顺梯子下去,用水将四周的石头冲洗,在底井连泥带水舀出来,也能涝出打水时不甚掉入井底的物件,最后直至淘到井底山根,见一股清泉无尽地流出  。老人们讲,井水越吃越甜,越淘越旺,刘家垭人更兴旺。

记得有一年冬天又淘了一次井。那是阿顺大大和化叶娘因为一句"不下蛋的鸡”吵了起来,化叶娘想不开,挑水时跳进去,被井口一碰进水时身子成平躺的,冬天穿着棉袄棉裤,怎么折腾都掉不下去,她看到井口大个天,她想到了天大地大,她活着是父母及大家的,井是乡亲村子的。她回心转意了,手把住井周围的石头大声喊救命,乡亲闻声将她救了出来。晚上阿顺大大和队长拿着纸烟挨家换户请人第二天淘井,队长开玩笑说,看你两口子以前关系好,咱这井是神井,不收你媳妇,希望再也不要寻死灭活。第二年媳妇就生了个带把儿的,小名叫井娃儿。

老井是长性情生故事的地方,那时时兴叫未过门媳妇过八月十五,秋嫂不例外被喜子哥请回刘家垭,晚上喜子妈又是炸油馍又是作月饼,记得给两头大猪和食时发现水缸空了,喜子连忙挑水桶担水,母亲顺手拿了手电灯交给秋嫂。喜子和秋嫂作伴担水,此刻月亮好温柔,跟着云朵屁股走,秋嫂说“手电看不见路,我去前面照灯”,

喜子哥说:“前照一后照七”。秋嫂以为是"后照妻"羞得不说话了。

到了井台上嘴终于憋不住了:“哟,月亮掉进井里了。”

“我想起一句话,井里月本天上月,……”喜子话说半句,硬是把“眼前人是心上人”后半句收进肚里,转过话语 “那我就把月亮捞出来担回家。”

两句话说得两人心花开放,回家的路上说说笑笑自然多了。青春被老井里的月光跳动了诗意。从那以后,   八月十五的月亮装进(他)她们心底。

去老井上取水是我最兴奋劳动。十岁左右就学会和哥哥抬水,十五六就学会担水,见着大人们说这娃长大了理会啥了,心里极其受用。自小就听奶奶说井水做的米酒和小河水做得不一样,井水的米酒柔绵意长。长大了觉得到小河水有鱼腥味,而老井水一点味儿都没有,从井里打出来的水想喝就喝,泡出的茶比小河水的茶清香许多。河水池塘常见青蛙叫,老井从来不闻蛙声鸣。

村子繁硕与兴旺,与老物件建立着亲近的脉络,老井是村子重要的水脉 ,溶入乡亲的血脉中。这几年,我背上行囊,装上了对老井深深的思念,在他乡流浪。水源的污染枯竭,老井常被村民记起。

作者简介:刘培刚,小名三民,陕西丹凤竹林关人。好爱读书,写文,都市放牛,诗意生活。

                 晒丹凤,你也可以秀

文学顾问:孙见喜   木南   东篱    丹竹

诵读顾问:海俊

主编:丹凤晒晒

责编:方子蝶    张芬哲    白月光   曹苌茳

校对:邻家小妹    

自媒体支持:榴莲方子蝶   无言年华

                 温暖相见        家在商洛

                 大乾州           新新文学

                 力荐阅读        松风阁语

                 陕西文谭        往事余味 

作者往期作品阅读:

刘培刚‖鞋垫千千结

刘培刚‖有老福自在

刘培刚‖关中

刘培刚‖逛乾陵

(0)

相关推荐

  • 【澧水之水•乡愁系列】|(湖南)廖和平:故乡的老井(外一篇《母亲的酒》)

                                                2021年第170期●总第786期 走近作者 廖和平,湘潭市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杂文协会会员,先后在<湖南 ...

  • ●津沽浮世绘 水 井

    ●津沽浮世绘 水 井 田恒玉 津沽地区在尚无自来水之前,距离河近的人家吃河水,离河远的人家吃井水.早年的老城里,曾有若干明清年间的老井,供人们生活饮用.后来接通了自来水,这些井便被填埋了.上世纪80年 ...

  • 散文天地‖家乡的老井 文/魏怀平

    家乡的老井 文/魏怀平 作者简介: 魏怀平 ,孟津县作家协会会员,<家乡>杂志签约作家,河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毕业,2012年开始文学创作,在<微篇文学>,<青年作家 ...

  • 王忠华:【故乡的井】

    故乡的井 ◎王忠华 [作者简介]:王忠华,烟台纯邦商贸有限公司经营者,忙碌之余,喜与文字结缘.已在<现代家教><烟台日报><胶东文艺>等报刊.微刊发表作品多篇(首) ...

  • 刘元兵:【故乡的那口老井】

    文/刘元兵   图/来自网络 春节快乐,恭喜发财! 故乡的那口老井 ◎刘元兵 [作者简介]:刘元兵,笔名贤者无忧.男,汉族,四川省金堂县广兴镇人.成都市邮政局助理调研员.长期从事邮电通信工作.曾在金堂 ...

  • 刘培刚‖有老福自在

    一次和工友拉家常,当问到家里还有啥人时,我说二位老人八十多,仍健在.他当时就叹息说:″你真有福." 他说:"我命苦,八岁丧父,十五岁离母,自小吃亲戚邻居的饭,大家倒都客气,我呼吸的 ...

  • 刘培刚‖怀念老岳父

    近几天做梦老是遇见老丈人,便写他怀念他,以舒缓自己的身心. 余胜荣这个学名在竹林关鲜有人知,土得掉渣的小名余茅旦家喻户晓,我犯着大不敬的忌讳写出,为得是引起更多乡里乡亲的回忆. 老丈人一生与世无争与人 ...

  • 【闪小说】刘培刚/选儿媳

    立足河南面向全球的原创文学作品发布平台 用文字温暖世界 选儿媳 刘培刚 雷雷最近遇到了烦心事. 他妈妈一问,才得知,最近有好多女孩子都争着要嫁给他,他也不知要选哪一个好. 他妈妈对他说:"女 ...

  • 刘培刚‖解读刘家垭

    "山西大槐树,摇天咯吱吱."        明初永乐(1403年)年间,部分移民从山西大槐树开始辗转迁徙,一路风尘,最后选择了竹林关作为其安身养家之处.他们身上有两个特征:&quo ...

  • 刘培刚‖都市放牛(诗歌)

    冬雪不曾远 春雨沥前行 朝发夕至繁华里 汗水人间 不惜风尘冷暖 感受历程快感 为生有泪不轻弹 匆匆 用脚步图画人生 生命 不做那悲催的灯 酒绿灯红吹了都市的风 豪强富丽沾了沃土的灵 满眼宝马花海人烟 ...

  • 刘培刚‖情溢桃花谷(诗歌)

    春风如期赴约 百花脉脉含羞 山谷里的桃花格外纷争 姹紫嫣红  万头攒动  层层叠叠  气势恢宏 因为这春天 唯有桃花爱如潮涌 幸福就是这亘古的嫣红 阳光唤醒情欲的萌生 蝴蝶触摸花香交融的感动 你款款细 ...

  • 离别那天,渡口在飘雪(刘培刚,若水长天,傲雪,方子蝶,蓝冰儿同题诗歌)

    离别那天,渡口在飘雪 文/刘培刚 那天清晨  你送我去渡口 仪仗夹道的是银蛇狂舞 喜鹊的翅尖抖落一团团轻柔 你捻熟地拍拍我身上的落雪  掖掖衣袖 仿佛农人平整耕耘的地土 此刻 唇齿相依   蜜意搅拌痛 ...

  • 刘培刚‖都市放牛之二(诗歌)

    风雨化妆的丐帮 拄一根瘦竹  盛一碗汗珠 奔走在老城根的背景里 眼前层层城砖 是否是古人留下的套路 泥土的孩子  此刻寻找泥土 千里平原屹立了千万栋怪兽 蚕食蚁族般人群 消化不良  又每天涌吐 人生的 ...

  • 刘培刚‖带你走进天谷崖

    带你走进天谷崖 天谷崖是一处天险绝壁.地处丹凤县竹林关西北,过去是竹林关西门.那时的壮年男子担脚从这里进入南丈沟,途经西岭,月日,最后到达龙驹寨,贩回盐巴,茶叶,丝绸等许多生活用品. 一九三七年,红三 ...